━┳━ ━┳━

Just a spec of dust

【熊羊驼/微熊狼】迷途之星

*利兹X提姆,利兹X雷格西

*OOC.

*接85话以后,除夕决战妄想。鬼知道我写了什么。

*熊视觉。


昨晚,一匹灰狼亲吻了一头赤鹿的一幕出现在了我的梦里。那真是久违了的一场梦,背景是一片延绵无际的大草原,夜空点缀着无数闪烁的星星,对,就像拟态室里偶尔会放映的几帧图片。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那里,作为学生,出现在大草原本身就够奇怪了,居然还会梦见狼和鹿在亲吻。这真是有够恐怖的……也怪恶心熊的。

这种像是误闯了别兽梦境的感觉让我有点不适,虽然想要离开,却迈不动双脚。长过膝盖的草在风的吹拂下不断扫荡我的腿,手心痒痒的,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正勾着我的手指。我低头...

Rainy day

霜月隼踩着台风的尾巴踏出了门。狂风席卷满地落叶,邻舍的屋顶被掀掉了两块铁皮,围栏前一棵刮断的梧桐掉下来半截砸开了两家封闭许久的墙。

他站在狂风大雨里,撑着倒翻伞骨支棱如喇叭花的伞,神情一派悠闲地同对面的家主算账。

“你看怎么办吧。”

对家的睦月始站在雨里朝他掀了掀眼皮,长长的睫毛黏连成几撮,雨水顺着毫无遮掩的面庞挂下,他顺手撩了一把刘海。

暂时没有办法。

掉下来的梧桐枝干粗壮一时无法挪移,大雨又把破损的墙泥冲得到处都是。若不放晴,这工程就得这么搁着。

两个人无声在雨里任风吹得东摇西晃,头顶乌云密布雷声阵阵,他们互相凝视,像是借着头顶天象来为眼神厮杀助阵,隐约可见蓝色电花闪烁。而向西...

白魔王的移动城堡

吉卜力系列脑洞第二弹。

现代社会爱抖露始隼。←其实就是月歌设定啦。

众所周知霜月隼的房门连接着异次元空间,被默认允许进入的人还好,未被列入默认范围的人在不正确的时间打开霜月隼的房门,就会被带进异次元——鬼都不知道的地方。

黄梅雨季,连着几周都是绵延细雨,空气又闷又潮湿,弄得人昏昏欲睡。正好又是空期,工作都在上周结束了,众人都有些无所事事。如月恋一边打哈欠一边提议组队打牌,于是敲开了另一队休息室。
大家围坐一起的时候,睦月始发现少了白魔王。文月海同弥生春对视一眼,窜撵睦月始去敲霜月隼房门。
睦月始去了,敲了半天没反应,扭了一下门把手发现能开。
门内黑漆漆的,他没摸到墙壁上的灯。想了想,还是用手机...

魔王隼宅急便

看标题就知道我刚刷完什么了。

城市理科少年睦月始被邪恶女巫变成了一只黑猫,街头流浪中遇见了霜月隼,被魔王大人一眼相中成为魔法使的猫。
霜月隼虽然是个什么魔法都会的伟大魔法师,但也有个非常明显的弱点:和现代电子产品不对付。
所以即使周围高楼林立,电车飞驰,霜月隼出门依旧是骑着扫把,还是把很破旧的扫把。
每个魔法师成年时都会自己扎一把属于自己的扫把,很不幸,霜月隼可以戳羊毛毡,可以绣十字绣,可以做会动的兔子挂件小玩偶甚至召唤异世界的生物,但扎扫把就跟电子产品一样,非常苦手。
所以他用的还是家里传下来给他的。
每个魔法师13岁以后都要独立出门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城市,霜月隼一路游荡到16岁终于在街头找到了心仪的...

Whatever

我记得这不是睦月始和霜月隼第一次在人头攒动的游乐场里约会,不知何时施下的魔法笼罩着两人,若无其事地穿行在人群中,与欢声笑语痛包上还分别挂着两人吧唧的女孩们擦身而过。那时候我猫腰蹲在角落的盆栽后,与路旁灯柱下的眼镜男子同时回以一个无奈的笑。

眼角挂着泪痣的对方向我靠过来,背后还悉悉索索跟着一串熟悉的小尾巴。大约是出于同一种为兄为父为母的心情,我跟他难得比之前更亲近了点。在烟花点亮夜空的时候,面对着摩天轮背对着我们的两个身影,也比之前更亲密了。

不知道是在说着什么悄悄话,但我想两方的语气,一定是颇为自得和颇为无奈的。

我不记得这是睦月始第几次勉强自己,脸上的疲惫难以遮掩到令人忧心的地步。他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