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胸闷,一口吞

今天小兔子来到我面前,笑出一口白牙跟我说:哥,这是我一生的爱人。

我闭着眼睛深呼吸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冷静,视野是他灿烂得如同外间阳光的脸,却让我如坠深渊。他身后的人看过来,眼睛是一如往昔的沉,但是没有感情,只在小兔子转头看他的时候,才有丝丝温柔溢上来……

我突然觉得冷,冷到牙齿都要打颤。直到小兔子觉得我脸色不对,似是担忧般轻轻糯糯地开口,哥,你别动他。

我不会动他,我想,因为根本没那个力气。大抵是这样吧,命运或者天意。

所以我说,恭喜。

外间的云头霎亮,我却知道这里头有多少诡变,天昏地暗是日常,于我只是坐在高椅上发散思维的娱趣。如今却更是无趣。

太医来寻,我便整了整衣襟越过他们,走过他的时候我想,只要一个眼神就好,但我没有,而他应该也是没有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