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始隼】彩虹伊始之地

01

美即是丑,丑即是美。——《麦克白 1.1》

 

猎户座γ空间站远远望去就像一个中小型集装箱,在看不到边际的宇宙中静静地漂浮在那里。每次看见这个丝毫没有美感的几何体,睦月始都想皱眉。但这个空间站本身就没有什么太过需要美感的意义,它不过是个记录点,就像长途旅行中的加油站和标识牌,它的意义仅仅就是为了告诉经过的飞船是时候进行跃迁了。

“飞船0.5S后进行跃迁,请注意抓好扶手和安全带。”

睦月始皱着眉感受跃迁带来的冲击,深刻觉得自己乘坐商船是个失误。但他也不愿意搭乘战舰,可以的话他并不想以任何身份离开地面。

他讨厌失重感。

“目的地拉曼查*,已到达。”导航仪冰冷的电子音在广播中响起。

睦月始看了一眼电子窗外,屏幕投射出的是一个翻倒的啤酒瓶样的人工|殖|民地——人造卫星拉曼查。飞船正从细长的瓶口进入,经过瓶口长长的通道内各种扫描检测后,一个广大的内部世界就展现了出来。

人造的地面,人造的天空。

“我们就到这啦,小哥你怎么走啊?”

肩膀被热心的船长拍了拍,睦月始回头向他道了声谢:“我从这边下去就好了,谢谢您了。”

“哈哈哈,没事,祝你旅途愉快。”

商用飞船便利的地方就在于它可以直接在地面的各处街道降落。睦月始在盘查人员到达前就步入了人流消失无踪了。

 

【拉曼查,风和日丽的新世界,您移民的正确选择。】

 

即使步入电梯,也随处可见满屏滚动播出的宣传广告。睦月始盯着眼前的屏幕,试图透过它看清被挡住的窗外风景。

又是一个不会下雨的地方。

火星上面没有雨,猎户座上也没有。睦月始去过众多的星球,所有记忆中,会不停下雨的,只有那颗学生时代还出现在教科书中的地球。

散漫的思绪被电梯到达的提示音拉了回来,他瞟了一眼楼层,随即迈出了电梯。

 

漫长的等待是大人物们热衷的游戏,睦月始站在空旷的会议室中央无所事事地四处观望,偶尔扫一眼墙面和其上的电子探头。那个电子眼从他进来后便一直没转开过,那种被人隔着屏幕窥探的感觉让他有点不悦。

在他皱起眉头前,他听见了脚步声。

门在他身后打开,与脚步声一起入内的,是个穿着白衬衫的优雅青年,一头银白的发丝瞬间点亮了略显昏暗的室内。他眨着一双琥珀绿的眼睛,带着礼貌却疏离的口气问道:“您是来找月野教授的?”

“是的。”

“为了什么?”他上前了两步,细细地打量起了对面的睦月始。

睦月始并没有回话。

“你是名军|人。”突然,他凑身上前靠近睦月始,眯起的眼睛内满是得意。

睦月始下意识地向后仰。

“曾经是。”如今他只是一名普通的调查官。

在青年还想开口说些什么时,会议室的门再度被打开了。这次进来的是一名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的老人。他一来,青年就安静地站到了旁边。

“睦月始……是吧?”

听见自己的名字很准确地从对方的口中出来,睦月始挑了挑眉,下意识瞟了一眼上方的探头。

“别紧张,造访这座大楼的每一个人都会有这种待遇。”言下之意便是挑明了自己的身份。

睦月始轻轻点了下头:“月野教授,我这次来是为了……”

话音未落便被突然打断了——

“隼,你先出去吧。”

被点名支开的青年好奇地看了他们两眼,还是安静地离开了,在带上门之前,睦月始发现他冲自己眨了下眼睛。

狡黠的家伙。

“很漂亮吧?”

睦月始收回视线看向面前的教授,挑了挑眉。

“但你们不一样,‘Fair is foul, and foul is fair’。”

老教授很喜欢故弄玄虚,但睦月始却接收到了这句话中的暗示。他在心下叹了一口气,随即公事公办道:“教授,我来这里,是为了了解您创造的仿生人的寿命以及他们和人类的区别。”

“睦月君,你们调查官一般是怎么区别人类和仿生人的呢?”

“一般情况,我们会问问题。”

“我明白了。”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