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文风挑战

cp:始隼


挑战ver:没有茶的壶君



1自己惯有的文风

睦月始的眸子深邃,内有繁星般沉甸甸地看过来的时候,让霜月隼稍许迟钝的头脑有了点清明。气氛一时有些凝滞,他本想调笑两声遮掩一下自己突然的无所适从,却在对方安定的视线中缓了下来。

对面的人轻轻开口。

左耳中嘈杂的音乐被温柔的曲调替换。比之更清晰更快一步直达脑海的,是睦月始比起同龄人更加成熟,带有不可抗拒感的磁性嗓音。

霜月隼下意识捂住了右耳。

——节选自翻掉的那辆无名车(有机会再放全文)


2黑暗文风

 手上粘稠的是血,流淌在目所能及的地方,他张嘴又呕出一口,无声地笑了。对面的人脸上残留着溅到的三滴血,却比他手上的更叫人难以忍受。“Hajime……”他皱了皱眉,爬过去,伸手覆上他的脸。越是擦拭,却越是涂抹上了更多血色。那人任他所为,依然无动于衷地安睡着,连同呼吸都是沉寂。

 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爆炸声连绵传来,甲板震动着开裂。

 还是两个人的大海,一起沉下去吧。他撇过头,擦拭过那人嘴角的血色,拉过他无力的手覆上自己的脸颊。

 下一刻火浪席卷,他们随破裂的地板一同坠下。


3kuso

 玩家睦月始的日常:Debug。

Bug霜月隼的日常:这个勇者好帅!快回头看我啊Hajime!什么玩家和玩家才能情缘?不存在的!

 玩家睦月始:我只是一个游戏测试师……

Bug霜月隼:一个牛掰的工程师才能攻略一个傲娇的玩家!

 旁观者:这个游戏玩家还能找NPC情缘?!这么刺激!?


4翻译腔

 欧风翻译腔?

 接着他会走过去,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睦月始会经过长廊,他会在路过这扇窗的时候挑起一边的眉毛,他打包票他会看见他,还会很惊讶。然后他会转过身,同他隔着玻璃窗接吻。阳光打在他的睫毛上,透过玻璃折射的光斑会晃花他努力睁大的眼睛。

 可那又怎么样?霜月隼想着不禁笑了起来,就算如此,他也还是期待那一刻的到来。他不会忍心闭上眼睛的。

(……不是很明显)


 日系翻译腔?

青年路过走廊,在一扇大的玻璃窗前停住了脚步。轻轻的敲击声是使他停住脚步的原因,里面人无声地做着口型。

『老师,能给我一个吻吗?』

阳光越过透明的玻璃,在那双翠绿的眼中洒入点点碎金。

于是睦月始弯下腰。0.23米的距离,他能看清对方眼中的倒影。

距离亲吻还有3秒。

上课铃响了。

(不,不要问我这是什么……)


5少女风或小清新

我觉得我一直是这种风格……

看着睡得无知无觉的某人,始用指关节轻轻去夹他的脸。你已经偷跑犯规了啊。

睡梦中的隼并没有听见始的心声,只是在他手指抽离之际将脸了贴过去,在始的手背上蹭了蹭,像只被满足而打呼噜的猫。

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表情。始想着,凑过身在隼的额头印上了一个轻吻。

——节选自魔王系列《在奶茶冷却之前》(坑着呢,别问了OTZ)


6苏

 关于睦月始:

 汗水正沿着他的下颚滴落,他闭了闭眼,几个呼吸后再度睁开。底下的欢呼叫喊中偶有几个清晰的单词被他捕捉,他勾起嘴角道了声谢。皮手套内早已汗湿,他叼起一根手指咬着指尖将它脱下,在复又响起的另一阵尖叫中调整了一下话筒和耳麦再次向众人道谢。台上橙黄的灯光将他的眼目晕染上了一层暖意,随意瞥过的视线温情得仿佛能融化冰川。

 关于霜月隼:

 他衣着胜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在那人看过来时,他将食指竖于唇边,悄悄朝对方眨了眨左眼。这是个狡黠的家伙。

——节选自还未写完并只在腹中打了后稿的《国王大人在召唤》

(我大概不是个隼吹……)


7一看就有病

“Hajime,你有病你知道吗?”霜月隼拎着听诊器举着听头问道。

“哦?”睦月始默默握拳。

“你以为你是为什么会得病?”穿着白大褂的人一脸神秘。

“说来听听?”

“因为你没有接受我的爱啊!Lov……唔……唔唔唔唔……”

“行了,你不用说话了。”


8喜欢写手的文风

我喜欢的太太写cp握了个手都像是开了辆超速车……我怎么模仿【T T】


9向原著致敬

“Hajime!快看!是情侣T恤!”

“是撞衫。”

远方的弥生春:……说好的脱掉呢?!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