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由天使恶魔出来的海阳/春阳脑洞

【海阳的场合】
文月海例行查岗的时候发现了云端翘着二郎腿的叶月阳。
文月海:「你在看什么?」
叶月阳:「底下。」
文月海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一片漆黑。
叶月阳:「你说那里有什么?」
文月海:「不知道,也完全不想知道。」
叶月阳瞟了他一眼,云端之上全是阳光,文月海雪白的双翼同样泛着金光。
叶月阳:「知道么?你要是再表情柔和些,可能更符合我梦中的样子。」
文月海:「?」
叶月阳:「大笑一个试试?」
文月海试了试,失败了。「……这里没什么值得开怀大笑的。」他又看了一眼脚下漆黑的时空点,「你也不要太关注下面了,换岗时间到了,差不多就回去了。」
叶月阳:「是~」
真是无趣的天使长大人啊,明明人类的时候更温和可靠。
叶月阳朝离去的天使背影挥了挥手,继而收拢双翼抱着自己的膝盖继续观看底下的黑色漩涡。

【春阳的场合】
弥生春很早就知道自己挚友的想法了,他看见那同睦月始一样的六翼天使时便知道了。
但是此刻,他才算真正知晓那种感觉。
那个藏在半片云朵后,拥有薄薄双翼的天使,他的发丝比今早探出云头的太阳还要美丽。
「你在看什么?」他踮着脚尖挥了挥蝙蝠翼悄悄地靠近。
叶月阳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你是恶魔?」
弥生春:「我以为这很明显。」
叶月阳:「那你可要小心了,查岗的天使长大人刚刚离去。」
弥生春:「你跟他们很不一样。」
叶月阳:「你倒是跟我梦里相差不多。」
弥生春:「哦?我在你梦里是什么样子?」
叶月阳看着突然凑近的脸,稍稍后仰了一下:「没有角,没有翅膀,笑容温和没那么邪性,还有……」
弥生春:「还有什么?」
叶月阳:「头发,真长啊。」他说着就伸出手像是要攥。
弥生春扇着蝠翼后退了两步:「你也……没那么面无表情。」
叶月阳:「哈。」
弥生春:「你还没告诉我你在看什么。」
叶月阳:「底下。它是什么?」
弥生春:「Abyss……或者说地狱。」
叶月阳:「你们来的地方?」
弥生春:「没错。」

云层之上的光其实挺刺眼,但面前火红发丝的天使要比之更为夺目。
弥生春:「真可惜,我得回去了。」
叶月阳:「反正我每天都在。」
弥生春:「那么,明天见?」
叶月阳朝对方挥手道别,他扇了扇自己的翅膀,扯过一旁更厚实的云朵,随后伸展四肢躺了下去。

回到据点的弥生春最后瞥了一眼云层,笑容温和,眼神却闪过一抹红。
「告诉国王大人,是时候攻打上天了。」
那双薄翼,看上去很容易撕碎的样子,他复又看了看爪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比起洁白的羽翼染上地狱的黑炎,让它破碎,反而更让人心动呢。












……

我也不知我在脑些啥。
好雷好冷好OOC

叶月阳:?????你居然是这样的春哥吗?!
文月海:保持面无表情以致脸都僵掉了不会说话了。
睦月始:……
霜月隼:始,你对我有想法!
睦月始:我没有不是我,春,出来受死……
弥生春:做人搭档心好累,多说多错不说也错……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