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Dylan/Daniel】把你锁进我的橱柜里

把你锁进我的橱柜里

这是一个探讨逃生魔术的故事……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胡扯的,本着原作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原则,里面除了感情,都不能认真……

斜线代表攻受

还是不可避免的ooc……






01

Dylan呼吸有些困难,本来就狭小的空间,对方却还不打算闭嘴。

“你知道人是视觉动物总是对能清晰看到的事物比较放心而当他们的视线被黑暗笼罩的时候就会产生恐惧不过话说回来这么黑怎么找锁孔他们怎么不给我们一个手电筒oh那群混蛋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故意的混蛋我感觉我气得都缺氧了……”

Dylan一边佩服对方那快得根本找不着标点的语速,一边又为空间中减少的氧气担忧,尤其他听见对方呼吸急促起来。

“镇定点Atlas,稳住呼吸。”

“嘿我当然知道空间越是狭小的时候要保持镇静好吗我又不是八岁讲真我最不爽你这种长者态度把我们都当小孩一样虽然你年纪确实最大……”

“那么,你是有幽闭恐惧症?”Dylan试着插入自己的疑问。

“什,不,当然不!”对方沉默了一下,快速反驳。

Dylan等了一下,对方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之后就像是陷入了僵持,Dylan明显不适应对方突然的沉默,在犹豫是不是开口道歉时他听见对方咒骂了一声。

“Damned!我把开锁钥匙掉地上了。”

很好,Dylan想,至少对方开口了。

02

说是开锁钥匙,其实只是一根小钢丝,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回形针。这对于开锁技能满点的Jack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对于已经经历过死里逃生的Dylan来说也不是问题。

那问题是什么?

今天早些时候,四骑士突然说要总结过去的逃生魔术并且再开发一些新的有创意的逃生魔术。好吧。对此他也很感兴趣。

他曾经观摩了Henley的食人鱼水箱逃生,自己也经历过水底铁箱逃生,还差点丧命于水底,因此多了解一些逃生术总是好的,更何况他父亲说过:总要给自己留一手。

所以当Merritt和Lula表示客厅正中央那个像衣橱一样的柜子就是从Li的魔术道具商店搬来的新魔术逃生柜的时候,Dylan也只是问了一句:有什么特别的吗?

“事实上,并没有,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术逃生柜。”

“……”天眼最近是不是真的很闲?从澳门搬到格林尼治天文台??而且摆客厅中央不觉得碍事吗……

“是Daniel说他想学习一下的。”

“没错,他最近一直在研究这个。”

“而且你看,他在这方面是新手,总要照顾一下他。”

“老大,我们觉得由你来带他最好不过。”

“你是leader你当家。”

他朝Daniel看过去,对方短暂得同他眼神相触了一下随即扭头装作研究魔术柜上的花纹。但是支楞的耳朵还是暴露了他。这一点让Dylan觉得Daniel异常可爱。好吧,其实他一直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可爱。所以他同意了。

他当然知道他和Daniel之间存在着一点什么,从复出表演后,或是他被他从水中捞出来之后。偶尔他会从Daniel的眼神中,欲言又止的唇型中,看出或者读出来。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这句中国话他还是很顺溜的。他看出Daniel试着假装一切都好,但是眼神却总是纠结着。Dylan其实并不在意那时的事情,但是Merritt却暗示他应该要表现得介意一点。Lula搂着Jack冲他挤眼,所以他只能叹气。

不知道Daniel自己知不知道,但是其余的四骑士感觉总是很敏锐的,并且在捉弄他这件事上有着无穷热情。

所以现在他们会被困在这里,Dylan表示一点都不意外。他分明看见Jack在门上动了一点手脚,而且Lula则一直不怀好意地笑着,Merritt更是试着对他心理暗示点什么,但他们太小看他了。别忘了,他已经深刻学会了留一手。而且他才是leader。

03

两个大男人在空间狭小,站立都有些困难的场所弯腰找一根细铁丝根本就不可能,尤其他们连手电筒都没有。

Daniel试着蹲下的时候总是撞到Dylan,虽然Dylan表示不在意,但Daniel却放弃了继续尝试。双方又陷入了迷之尴尬。

他们几乎胸膛相贴,呼出的气息都萦绕在对方周围,Dylan错觉氧气在迅速减少,不,或许并不是错觉?

“我受够了,我要出去。”Daniel闷声开口。

“你为什么,如果不介意我问一下,为什么想学密柜逃生这样的魔术?”Dylan试着小心开口,怕伤到此刻情绪异常低落的人。

“不为什么,只是想体验一下。就知道那群混蛋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太糟糕了……抱歉把你也卷进来了……”

“不……”事实上,Dylan觉得没那么糟糕,而且意外地感觉很好,他终于能和他单独聊点什么了,“Atlas……”

“你知道你可以叫我Daniel或者Danny就像Merritt那个混蛋或者叫我Dan不过这名字除了我妈也没人叫过了……”

“好吧,Daniel……我想说你的近景魔术非常棒,那天控制雨幕的魔术以及最后的消失方式都特别出彩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简直让人着迷,你拥有一切让人着迷的资本,年轻,自信,帅气……”

“……所以?”

“所以,我觉得……”Dylan试着措辞。

“密柜逃生魔术不适合我?”

“……对。”

Daniel呼出一口气:“事实上我也觉得密柜逃生实在太不适合我了必须要缩在这样一个要么长条形的要么方形的柜子里简直难以忍受而且长条的也就算了方形的要把自己蜷缩进入出来以后衣服都皱巴巴了发型也乱七八糟了就像当初你被塞进去那柜子我就绝……”

“绝什么?”Dylan正兴致勃勃听对方那恢复了语速毫无停顿的话语,结果对方又停下了。

Daniel叹了一口气:“我很抱歉。我很抱歉那时候……”

“我不在意。”

“你应该在意的,你应该生气,朝我大吼或者让我离开天眼。”

“你想离开天眼吗?”

“不,当然不。”

这次轮到Dylan呼出一口气:“那就好。”

“什么?不,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差点害了我们所有人,而你差点死在湖底,都是因为我。”

“但我还活着,如果你的记忆力有差错我可以提醒你,是你救了我,Dan。我很感激。并且不,你没有害了我们。我是leader,但我没有使我们团结一致,我自以为我们是一家人但是家人之间应该有的沟通我都没有做到,是我的错,我太自以为是,Henley的离开就是一个警示,但我完全没在意。所以,如果有错,那都是我。”

“……我和你简直有代沟。”

听见Daniel的嘀咕,Dylan不禁轻笑,没错,确实有代沟。

“因为我是leader。”Merritt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我是leader我当家。

又是一阵沉默,Dylan正在思考是不是该出去了的时候,听见Daniel问道:“我……可以摸摸你吗?呃……你可以拒绝我但是我不保证我的手会听我意志我也不是想摸哪就是摸摸你的脸……”

“可以。”

视野一片漆黑,他只能勉强看见对方的轮廓。Dylan只觉一只有些汗湿的手摸索过他的脖颈,他握住那只手将它移向脸颊。那只手随后从脸颊拂过眉眼,略过鼻子,停在嘴角。

“我可以吻你吗?”

不等他说话,一双唇就摸索着凑了过来,舌尖舔过他的唇,试着撬开往里深入。Dylan深吸一口气,揽过对方的脑袋,张嘴将对方的舌吞入,又将被动化为主动继续加深了这个吻。

04

就在双方都感觉缺氧的时候,Dylan打开了柜子,两个人相拥着跌了出去。

终于分开了纠缠在一起的唇,Daniel喘息着“哇哦”了一声。

“总是留一手,嗯?”

Dylan看着身下被红晕浸透的人微笑。摸了摸他的脸颊问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

“……把你从水里捞上来之后。”

那个时候他满心歉疚,看见Dylan躺在那里不动时立刻想给他做人工呼吸,万幸Dylan自己吐了水。不过从那以后他总是不自觉的会看向Dylan的嘴唇,想要触摸,想要亲吻。Daniel喜欢掌控一切,他确实控制欲爆棚,可惜感情他无法控制,但他也从来不在意性别,所以没多纠结就接受了。

他本来策划了这一切,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事实上他本想从容不迫地亲吻Dylan,却被感情支配着将内心的愧疚都和盘托出。

虽然过程有点糟糕,但就目前的结果来说还是不错的。

等他们回神并决定从地板上起来的时候,发现整个天眼总部都静悄悄的。

四处晃了一圈,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他们都去哪儿了?”

Dylan在厨房的冰箱上发现了Lula张贴的纸条,看字迹是Jack的,右下角签名却是Merritt,但是语气又十分的Lula。

NOTES

Hai!Leader and DannyBaby:

介于目前没啥事,而且实在不想看你俩叽叽歪歪,所以我们决定放自己一个小长假。先告知一下,目前这栋房子里所有人(除了你俩)都不在,所以好好享受哟~

哦,对了,Merritt决定去看望一下自己的老弟蔡斯顺便去散一下被叛逆弟弟伤透的心,还拐跑了Jack,所以伤心的Lula决定拐着Henley一起去迪士尼~Li和奶奶又回了澳门据说他有演唱会要开,真的假的我都没听过他唱歌!至于其他人好像都回老家了,你懂的!

So,Enjoy yourselves!

你们亲爱的

Merritt

“…………”

“Merritt为啥要拐Jack?还有Lula什么时候勾搭上Henley的??”Daniel满头问号。

我总觉得我知道了点什么……Dylan默然无语,决定还是不说出来了。


05

晚上,Daniel洗完澡往自己房间走去。一下子少了那么多人,还真有点不习惯。他擦着头在即将踏入房间时被人突然从身后袭击。他试着挣扎,但身手怎么可能斗得过一名前FBI。突如其来的黑暗使他紧紧抓住拽着他的那只手,他感觉自己的指甲嵌入了那人肉里,为此他感到了一丝抱歉。等他回神的时候,他发现他在……一个衣橱里。

他眯起眼睛,发现无法挣脱还拽着他的那只手,只能瞪着眼睛把挡在脸前的衣服挥开。

“不要告诉我这是新的情趣。”

“所以,幽闭恐惧症?”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Daniel扶额,“God,我以为我们已经揭过这个话题了。”

“所以,你确实有。”

“不,如果硬要说的话,我只是有一点点的黑暗恐惧症。我并不害怕狭小的地方。”Daniel叹了一口气,事实上他还挺喜欢的,有安全感。

“那么你也确实曾被人塞入柜子里?”

“Merritt说的?我肯定就是他。我只是不小心露出了一个破绽他就像是盯上了臭鸡蛋的苍蝇一样烦人。”

Dylan忍着没去提醒Daniel把自己也骂了进去这件事。

“是的是的小时候可能小学可能初中总有一些自以为高大的混蛋喜欢把我塞进柜子里好像这样能显得他们很了不起一样。你就是想知道这些?其实我一点都不害怕,久了我还挺喜欢这些狭窄的地方。”

“怪不得我总觉得你像猫。”

“?”

“骄傲又自我,喜欢狭窄的地方这一点也是。”

“……你就是想说这个?”

“还有,其实我也曾被塞在柜子里过,不是那次,更小的时候。”

“也是被个子高的男生?”

“对。”Dylan微笑,因为Daniel挠了挠他的手心。

“所以……有幽闭恐惧症的人是你?”

“曾有一段时间是。”

“后来呢?”

“我克服了。那之后我学会了开锁,也报复了他。”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当然。”

“那个法国国际刑警……你们……”

“你说Alma?她很好。但是桥塌了*。”

“………………哇哦。”Daniel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对此却只能发出感叹。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然后不知是谁开始笑了起来,最后变成两个人疯狂的大笑。

“在衣柜里谈心,这真是我经历过最疯狂的事情。”Daniel仗着黑暗,又挠了挠Dylan的手心。

“还会有更疯狂的事情。”Dylan凑近Daniel在他耳边轻轻说着,手却扶着他的腰将他按倒在衣服堆中。

“哇哦,我得说,在衣柜里做也挺疯狂的。”

“当然不是。”Dylan笑着吻了吻他,然后两人突然从衣柜里掉了下去。

“哇哦……哇哦!”Daniel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形容此刻的感受。

“我们是掉进兔子洞的爱丽丝吗你的衣柜下面竟然藏着床还是我应该感慨不愧是天眼家具都是魔术柜?”

“这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不得不说这里简直是藏宝室。”

“哇哦……”Daniel四肢舒展,不得不说这床很舒服。

“那么,你准备好体会更疯狂的事了吗?”Dylan凑近他,轻吻他的脸颊和脖颈。

Daniel捧过他的脸,与他交换了一个深吻,喘息着说到:“随时。”

–END–

*桥塌了:就是第一部结尾那座法国很有名的桥因为不堪重负所以塌了,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lo主内心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让你们为了浪漫挂那么多锁!!!

其实Dylan的意思是他和Alma因为身份和各种原因只是朋友,然后最后的桥梁也随着时间而过去了。

司机准备发车时突然发现自己属于无照驾驶,为了不被扣车,有哪位老司机愿意代驾嘛……

评论(1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