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Dylan/Daniel】两个A能在一起干什么?

一个有病的ABO……也是第一次写ABO……

警告:只有Dylan和Daniel是Alpha,剩下的其他人,Merritt也好Jack也好甚至Lula以及Henley统统都是Beta,天眼总部只有双D是A!A!A!其他人都是B!B!B!没有O!没有O!没有O!

斜线代表攻受

脑洞和ooc属于我,就让他们俩自由的……

01

那么,问题来了,两个A能在一起干什么呢?

答案自然是……

“拆房子!”

众Beta异口同声。

晚上6:30。格林尼治天文台。

“是我的错觉吗?总部刚刚抖了一下?这里怎么会有地震呢?”

“Oh,我的小可怜。”Lula像是给予安慰一般摸了摸枕在她膝盖上的Jack,“看你都吓坏了。”

“就没有人去阻止他们吗?”一旁的Merritt避开了旁边闪瞎眼的画面,转头看向楼上。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此刻楼上的光景,那应该是天崩地裂?火山爆发??

一阵沉默……

Merritt转回头时发现众人都看着自己。

“NO WAY。”

“这里你年纪最大。”Jack试图用年龄论说服对方。“他们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对,他们不会对我感兴趣,但是他们会把我撕得粉碎就像撕一张纸。”Merritt做了一个撕纸的动作,翻了翻白眼。

“你知道你会催眠对吧。”

Merritt做了一个Come on的口型,“对两个正在震怒中的Alpha?你行你上。”

Jack往Lula怀里缩了缩。

Merritt:“……”他顺着Jack看向像摸一只Puppy dog一样摸Jack脑袋的Lula。

女骑士见Merritt看向了自己,立马抱紧了怀里的Jack做出一副你好残忍怎么忍心让一位女士涉险的泫然欲泣的表情。

Merritt:“……”

“所以,到底是谁把那两个Alpha都惹火了?”人群中一位Beta忍不住提问道。

“Oh,这你就有所不知了。”Merritt坐在单人沙发上向后靠了靠,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向众Beta科普,“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百种惹怒Danny美人的方式,而刚好Leader首当其冲。”

“据我观察,Rhodes先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生气的人,他可以说是我至今遇到的脾气最温和的Alpha……”另一位不知名的Beta举手说到。

“观察力不错,”Merritt鼓了鼓掌,“但是还不够。Leader是那种不爆发还好,一爆发就如洪水决堤的那种。”

“简而言之就是憋太久。”一言既出,Lula立刻感受到了众人的视线,默默向后缩了缩。

“说得好。”Merritt清了清嗓子拉回了众人的视线,“基本上就是这样。Leader扮演FBI时几乎都是行动靠吼肚大无脑的角色,这种角色扮演久了,你知道,都是会让人压抑的。”说着做了一个挤压的动作。

“而在我们Danny美人坚持不懈的撩拨下,Leader那根脆弱的神经终于'啪'!”众人缩了缩脖子。

“断了。你们也都懂,憋久了以后要不就是灭亡要不就爆发。”

“那Atlas先生为什么总是要撩拨Rhodes先生呢?”还是那个Beta。

“这个就…………”Merritt摊了摊手,将视线投向一旁散发着难以直视光线的情侣们。

Jack耸了耸肩,Lula撇着嘴摊了摊手。

“未解之谜。”众人下了结论。

“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伴侣?”依旧是那个Beta。

一阵沉默……

说话的Beta转头看了看四周,见众人都陷入了迷之沉默,不禁缩了缩脑袋。

“唔……咳,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那么,有谁愿意自告奋勇自愿献身的吗?”言下之意就是有谁愿意英勇就义的吗?

众Beta沉默。

“…………那就你了,刚刚那个说话的小兄弟。”

人群中刚刚说话的Beta立马扒住旁边的人的脑袋一个深吻下去。

Merritt:…………靠!

“还是投票表决吧?或者愿意的人自动站出来一步。”

话毕,众Beta默默地后退了两步,留下Merritt自己和他身下的沙发。连Jack和Lula都不知何时连同他们身下的沙发一起后退了一大段距离。

Merritt:“………………”到底是谁规定天眼不准招Omega的?!!!!我要把他XXOOXXX!

丝毫忘了当初这个提议出来时他也是举双手赞同的一员。

02

在众Beta期待的目光下,Merritt深呼吸一口气接着呛了一大口Alpha信息素。

Damned!

好吧好吧,这里我年纪最大,只能由我英勇就义了。Merritt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Beta们,他看见Lula眼含热泪朝他挥了挥手绢,接着与Jack两人深情对望交换了一个深吻。

避开了身后那对闪瞎狗眼的情侣,Merritt默默做了一会儿心理准备,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气,动作缓慢地踏上了第一节楼梯。

Oh,我真庆幸我不是Omega,不然此刻肯定腿软得走不了路,下面都湿成一片海了。Merritt默默地在心里自我调侃。

说真的,要不是他们俩都是Alpha,这么干柴烈火我一定会建议他们俩get a room的。

不过两个Alpha能干嘛?不把对方往死里揍就不错了。不过真揍起来一定是Daniel最吃亏,可惜了那张脸。

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踏上了第五节楼梯。

Merritt扒住扶手,给自己换了一口气。越是往上走,Alpha的信息素越是浓烈。虽然Beta对Alpha的信息素不太敏感,且不会发情,但是却很有压力。此刻Merritt深深的感受到了这股强烈的压力,他的腿有点软。

空气中漂浮着栀子花的香味以及一股浓烈的海水咸味,冲得Merritt有点头晕。Leader平时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味此刻异常浓烈,显示了这个Alpha情绪激动。而Daniel身上的海水咸味稍有减淡,说明此刻是Leader占上风。

很好。

不,或者说更糟。

他到底为什么要上来??!

在Merritt开始后悔时他终于站在了会议室门口。

门并没有关上,房间里有一个倒下的花瓶和散落的些许文件,两个Apha站在屋子中间对峙,两人之间就像有一座喷发的火山,不,两座。两人看上去并没有像Merritt脑补的那样你一拳我一拳,但是Daniel抓着Dylan衬衫前襟,扣子都崩掉了好几颗,Dylan的领带被扔在一旁。两个人之间的张力太过强烈,Merritt毫不怀疑下一秒他们就会干起来。

Merritt拒绝承认当时他脑海一片空白,他坚持认为这是他敏锐的观察力和聪慧的头脑进行的准确预判。

当时,Merritt愣在门口,对屋内的两个Alpha支吾了半晌,如是说到:“Get a room please?”

Daniel挑了挑眉,松开了手里的衬衫前襟:“如果你眼睛没问题的话,如你所见,我们确实在一个房间里。”

Dylan整了整他的衬衫,走到门口对Merritt微笑,“谢谢你的建议,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Merritt下意识地点点头,回到了楼下,在踏下最后一节楼梯时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妈妈呀,太可怕了!

03

“So,你还是坚持要做这个计划的领队?”

Daniel看着Dylan关上门向他走来。挑了挑眉,弯起嘴角:“没错。”

“你觉得这个计划有漏洞?”

“不它很完美但是,没有完全完美的计划,我觉得由我来指挥能更好发挥它的作用。毕竟我是这个计划的拟定者,而且你否定了其中的一个环节,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我,我不会接受。”

“我才是这个计划的完善者,需要我提醒你吗?”

Daniel皱了皱眉。

此刻这间会议室里充斥着浓烈的栀子花香和海水的咸味,两种信息素相互碰撞着,互不相让。

两个Alpha面对面站立着,双方都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然后下一秒,他们动了。

Daniel又一次拽住了Dylan的衬衫前襟,左手推他的肩膀,右腿绊住了他一只脚,试图将对方向后绊倒在地。Dylan将计就计向后仰倒,左手扣住Daniel抓他衣襟的手,右手扣住他的腰,带着他一起倒地,在倒地前一秒调换了两人位置。

Daniel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一副手铐拷住了Dylan的左手,但下一秒Dylan就挣脱了手铐并将它扔到了一边。

两个人几乎面贴着面,Dylan左手将Daniel双手摁在头顶,膝盖顶着他的小腹防止Daniel再挣扎。

“你知道吗?每当看见你这种表情,我就想把你像这样摁在地上干。”Dylan腾出右手,轻抚Daniel的脸颊,轻轻地说到。

Daniel眯了眯眼,笑了:“真巧,我也是,想干你很久了。”

“你觉得这样的情况你还能翻身?”Dylan挑了挑眉。

Daniel看着他,缓缓地伸出舌头,舔湿了嘴唇。

Dylan眼神瞬间深邃。

Daniel得意地笑了,但下一秒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捆了个结实。

“嘿!”

“Lula说你不擅长绳索。保险一点总是没错的。”Dylan摸了摸此刻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的Daniel脑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该死的留一手!

Dylan凑过身,在愤愤不平的Daniel喉结上轻轻咬了一下。身下的Alpha轻声闷哼。这极大的取悦了Dylan。

双方的信息素快速膨胀,Dylan毫不怀疑再添一点火星这里就会爆炸。

他的手从Daniel的衬衫下摆处溜进去,拂过对方平坦的小腹,逐步向上移动。随着他的手或轻或重的抚摸,Daniel的呼吸也在逐渐变粗。他微笑着同他身下的Alpha接吻。

夜正长。

04

第二天早上。

带着浓重黑眼圈的Beta们又召开了一次会议。

Merritt就关于天眼唯二的两个Alpha搅在了一块儿发表了重要讲话。

“我想你们都知道了,那两个Alpha自己搅一块儿了。”

众Beta发出了欢呼。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贞操问题了!!

“但是,我得沉痛地告诉大家,那就是,夜晚再也不属于我们了。”

“Oh~Noooooooooo~~”

“对了,Jack和Lula呢?”在一片哀呼声中,Merritt发现有两个Beta没参加此次会议。

“他俩昨晚就出去了。”回答的Beta做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噢,好吧。

Merritt:“…………我要搬出去!”没法住了!!

–END–

#ooc小剧场#

关于天眼为什么不招Omega,我们就这个问题采访了天眼现任CEO,Dylan Rhodes先生。

Dylan:你知道,天眼的舞台总是精彩绝伦的,为了让观众有更好的视觉享受,我们的道具都是精心定制的,独一无二的!所以,天眼的经费总是不够用。我们没有多余的钱给Omega买抑制剂。

(万一Danny和Omega看对眼了怎么办?!!!No Way!!!!!)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