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月见。【省电模式on】

【始隼】魔王大人的来信

睦月始X霜月隼

OOC


00

【致敬爱的魔王大人:

贵安。不知您还记得否,仆是您身边小小的侍官。自您去往人界寻找爱与自由的真谛,已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也不知您是否已经寻找到了那位勇者大人。魔界的住民们与仆甚是想念您。偶然从来往人界与魔界的鸦使口中得知了您近来的住址,故而冒昧来信问安。

愿您身体康健,能得偿所愿。

您小小的侍官敬上。】

 

01

“……”

“这是什么……”

“不知道,混在粉丝的来信里的。应该是哪个粉丝的爱的问候吧。”

“这问候还真是奇怪啊。”

“还是没见过的信纸呢。”

“呜啊,仔细看居然有金线在里面哦!好夸张!”

“啊,可能是给隼的吧!毕竟符合魔王这么中二的设定的人也只有他了。”

“没错没错,他不是自称白魔王么,肯定是他的粉丝啊!为了喜欢的偶像所设的人设而化身侍官,从幻想中来到现实与魔王大人相见。这么一想,粉丝真是可爱的生物啊!”

“不过为什么会送到我们Six Gravity这边来呢? ”

“送错了吧?或者Staff们工作太忙搞错了。不管怎么说,这封是给隼的信,被我们拆开阅读已经很对不起隼的粉丝了,还是尽快给他送去吧。”

休息室中吵吵嚷嚷得决定不下来,这时一道沉静的嗓音突然插入。

“这封信,我去送。”

Six Gravi的众人有些惊讶地回头,发现被誉为国王的leader正靠着门打了个哈欠。

“始?你怎么起那么早。今天没有工作哦。”弥生春惊讶地看着对方向他走来,伸手抽走了他手里的信。

“反正就在隔壁,我去送信了。”睦月始一边说着一边又打了个哈欠,转身向门外走去。

“……不要紧吧?看着像是完全没睡醒啊,始桑昨晚到底干嘛去了啊?”如月恋与师走驱面面相觑。

“撒……”弥生春推了推眼镜。

 

此时隔壁。Procellarum公共休息室。

正在喝早茶的霜月隼一边翻着报纸,一边同做着早餐三明治的文月海探讨关于抓住一个人的胃等不等同于抓住他的心的言论。

“所以,你想抓住谁的心啊?”文月海有些无奈地问。

“说曹操,曹操就来了呢。”霜月隼微笑。

文月海回头,发现隔壁Six Gravi的队长大人正睡眼惺忪地拐过门口的杂志柜和茶几,以一种像是随时会被绊倒的架势走到了霜月隼所坐的沙发边。

……看着太考验心脏了。文月海收起为隔壁队长操的那份心,转头继续煎蛋。虽然有些担心自家的魔王队长会对隔壁现在正明显缺乏防备的国王队长做什么坏事,不过反正是在Procellarum这边的公共休息室,做了什么也不会传到外面的。绝对。

这边正一边在脑中模拟魔王的100种欺负国王方式以及如何巧妙地将一切证据湮灭,一边又做了一份早餐。

那边却在进行看似普通的对话。

“早上好啊,一如既往的沉睡之王。要我给你一个早安吻来唤醒你也可以哟。”

“容我拒绝。”皱了皱眉头,睦月始还是抵挡不住困意揉了揉眼睛。看到沙发上的霜月隼微笑着放下茶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他没多想一秒就坐了过去。

啊呀,真是毫无防备呢。

霜月隼嘴边的笑意扩大了一分。

“那么,Six Gravi的国王大人来Procellarum的公共休息室来干什么呢?”

你个一声不响就跑隔壁的人还真是有脸问啊。厨房中竖着耳朵观察动静的文月海默默地吐槽着自家队长。

“给你。”

“这是什么。”霜月隼看着睦月始递给他的信愣了一秒。

“你可爱的粉丝给你的问候。”递信的人说着又打了一个哈欠。

“欸……我还以为是始给我的情书所以高兴了一下呢。”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啊。”见对方接过了信,睦月始顺势就倒在了霜月隼的腿上,“不过这个已经被恋拆开和大家一起看过了。总之抱歉了……还有,不要吵我,我要再睡一会儿。”

霜月隼微愣,随即了然的笑了一声。

“还真是位任性的国王大人呢。不过没关系哟,魔王大人我今天也是热心肠,不会对正被梦女神召唤的国王大人弃之不顾。”自愿献出双膝的魔王大人如此说。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睦月始忍不住腹诽。

霜月隼打开已经被拆开过的信,一字一字地默念着,露出了一个可堪说十分温柔的笑容。

躺在对方大腿上的睦月始看着他的笑容,随后默默闭上了眼睛。

 

“睡着了?”从厨房出来端着多做了一份早餐的文月海看着沙发上的两人轻声问道。

“好像是这样呢。”霜月隼看了看腿上陷入沉睡的人,能感受到他平稳的呼吸。于是朝发问的人无奈地笑了笑。

“国王大人也真是任性啊。”文月海叹了一口气。“还有你也不要老是欺负他啊。”

“我哪有……”

落地窗外天光正好,有微风拂过镂空窗帘,带着霜月隼低喃的话语略过沉睡的国王耳畔。

“我可是国王大人世界第一的粉丝啊。喜欢你啊,Ha–ji–me……”

睦月始微微颤动了手指,当做自己已经陷入了深眠所以不做任何回应。

 

Ha–ji–me——

喜欢你啊。

 

像谜团一样的男子,总是漫不经心一般说着喜欢。真的那么喜欢我吗?睦月始对此始终不置一词,应该说是有些不知所措吧。之前他从来没被同性告白过,出道后虽然也有男粉丝,但是从没有人会那样叫他的名字。

 

Ha–ji–me——

 

就像是这个名字拥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般。

 

隼……他在心中默念着对方的名字,那是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对方身上怀有的冷香带着旧日时光的尘埃味,又像是某本遗落在角落的书籍,那种周身都仿佛被安心所笼罩的感觉,让睦月始随即落入了梦女神温柔的怀抱。

 

文月海看着沙发上异常和谐的两人,摇了摇头,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02

【撒,过来,过来,想要你,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想得无法忍耐……】*

睦月始猛然从床上坐起,用手捂住了半张脸。

歌声还没停下,霜月隼的笑声从手机中传来,那是属于魔王的笑声,在晚上听非常渗人却也非常得诱惑,引诱着无知的少女成为魔王的新娘。

对于霜月隼到底是什么时候将他的手机闹铃设置成了这首角色歌的,睦月始完全没有印象。

拜这首歌所赐,他最近的睡眠质量总体下降了20个百分点。而他早起的次数也逐渐增加,弥生春甚至为不需要叫赖床的国王大人而感到了惊讶和欣慰。

话说听了这么一首歌,怎么可能还会继续睡得着啊。还有最近总是做奇怪的梦也是拜它所赐。

睦月始在内心呻吟,却始终没想过只要将闹铃换一首歌就可以避免这种煎熬了。

所以,我睡眠不足什么的,都是你害的。他看着床头的时钟发愣,偏差值于五分钟后的铃声也加入了手机闹铃的行列中。

睦月始起床,在双重奏中将闹铃关闭并打了个哈欠,默默将这一笔记在了霜月隼身上。

 

今天的月野宿舍异常的安静。听不见师走驱因为睡过头而慌慌张张的声音,想来应该是早已经出门工作了。睦月始没有在Six Gravi的公共休息室里发现弥生春和其他人,愣了愣才想起他们说难得的休息日要出去玩,因为他最近实在是被倦意缠绕无法脱身,于是干脆地拒绝了。

什么呀,还以为忘了工作呢。睦月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在内心摇头,顺便又在心里给隔壁的魔王大人记了一笔。

脚步一转,他向着Procellaurm公共休息室走去。

Procellarum的公共休息室通常都只有文月海和霜月隼两个人在,因为不管是长月夜还是叶月阳又或者是神无月郁和水无月泪,都还是学生,不是周末又没有工作的时候,多半都是回学校上课去了。

所以睦月始在Procella休息室中没有看见一个人影时还是愣了一下。

想着是不是记错了他们的休息时间,睦月始正打算离开,转过身时却瞄到了静静躺在茶几上的一封信,于是鬼使神差般走了进去。

是那封他亲自交给霜月隼的信。

该说是奇怪吗,这信和其他的信有着相当大的不同。睦月始想了一想,明白了。如果说信也是有气质这种东西的话,那这封信应该就是散发着这样一种难以描述的气质,能让人一眼就看到它的存在,虽然它的内容完全颠覆了这种气质。纸张也很有重量,仔细看还能发现暗藏其中的金色花纹。

神秘,就和某个男人一样。

“致敬爱的魔王大人……”虽然看别人的信不太好,但反正这封信本人已经看过了并且也被别人看过了,睦月始就更加没有心理负担了。

将信读完,睦月始觉得心中有些微妙,倒不是对于信的内容,而是那仿佛被时光尘封的书籍被翻开了一个页脚,有什么即将从记忆中呼之欲出。他百思不得其解,正打算离开,回头却发现此间的魔王大人正靠着门慵懒地向他打了个招呼。

“呀,落单的国王大人怎么在这里呢?”他看到对方手里还来不及放下的信,笑着问,“难道是特意来找我的?”

睦月始只是微眯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难道是被我抓包了所以有些尴尬?霜月隼第一次对这种沉默的状况感到苦手。只好哈哈两声扯起了别的:“海的话,出门买食材去了,据说今晚做咖喱呢。”

“好吵。”

“咦?”霜月隼吃惊的看着对面皱起眉头的睦月始。

“这里,好吵。”

“欸?”霜月隼下意识侧耳听了听,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啊。他不禁扪心自问:难道是说我太吵了吗?

“我很困,带我去你的房间。”

这下霜月隼更吃惊了。

睦月始却自顾自地说着,向前一步拉着霜月隼的手就往他房间走去。

“啊,等、Hajime?”

还真是十足的my pace啊……

无奈的霜月隼只好跟上前面快步走的人,他的视线从那人的发尾飘至拉着自己的那只手上,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霜月隼的房间意外的简洁,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事物的话,应该就是床边那只特别大的月兔以及……那一堆被供着的睦月始特点及海报了吧。

霜月隼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默默想着,这倒好,本来是计划着哪天跑去睦月始的房间夜袭沉睡中的国王大人的,结果对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要不干脆直接把人在这里办了,也省得每天都在想怎么样引起他的注意。

喜欢你啊……

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呢?

每天都被这种心情填满,心都要躁动起来了。

 

【愿您能得偿所愿。】

 

虽然已经找到了人,但是离得偿所愿看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啊。

 

睦月始站在门口处环顾了一下房间,在看见一堆的“自己”后挑了挑眉,但他已没精力去尴尬纠结亦或给旁边似是在发呆的人一个铁爪功了。他很困倦,自瞟到目标后便扯过还在发呆的某人直奔向了目的地。

等霜月隼回过神时发现,两人已经在他的床上了。

只不过这位置……

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床咚?!

“欸?等、”霜月隼一只手撑起身,伸手挡住向他压下来的睦月始,对方却只是牢牢地按着他的肩膀要将他压倒在床。

到底是要干什么呀?霜月隼有些哭笑不得,在被按倒前看到了对方裤袋里的那封信,它随着对方的动作而掉到了地上。

难道是想起来了什么?看这架势,简直要以为他吃醋了……不过怎么可能?

霜月隼抬头看向整个人都撑在他上方的睦月始,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睦月始却皱了皱眉,开口道:“都是你不好。”

“欸?”

他摸出了手机,看到手机的时候霜月隼便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他在某天发现睦月始遗忘的手机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将闹铃设置成了他的角色歌。

但是这都过了这么多天才来兴师问罪啊?该说他反射弧长吗?霜月隼心情复杂。

“是我不好。”霜月隼柔声说道,就像是在哄小孩的语气。

“都是因为你。”才会睡不好。但好像也不只是那样一个原因,睦月始却懒得再细究因由。

“嗯,抱歉。”

他喜欢身下青年向他道歉时的神情,那让他有了一点无理取闹的心思。

“我做了个梦。”

“什么?”霜月隼看着他,不禁有些期待。

但睦月始却像是突然被抽空了气力直直地倒了下来。饶是霜月隼是个成年男人也被直接砸下来的躯体压了个好歹,他皱着眉缓了一会,转头去看对方,却发现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

“呐,Hajime?是什么梦?”

“好吵。不要说话。”

喂喂,不带这么吊人胃口的啊。

“是什么梦?”

这次对方没有回应。

霜月隼的好奇心都被挑起了,但看见对方眼袋下的淡青色,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有些心疼,早知道就不恶作剧了。

“那你好好睡吧。”说着,霜月隼轻轻推开压在他半边身体上的人打算起身。

刚将一条腿跨下床,就被一股大力重新拖回了床上。

感受到腰间收紧的力道,霜月隼扭头:“Hajime?”

对方没有回应。只是又紧了紧抱着他腰的力道。

这是被当成抱枕了啊?

确定了自己无法下床,霜月隼只好放松身体躺了回去。明天会发生什么我可不管哟。即使明天大家都会大吃一惊……

这么想着,仿佛被传染了睡意,霜月隼也逐渐闭上了眼睛。腰间的力道松了松,接着整个人像是被带入了身后人的怀里,感受到颈边传来的温热呼吸,霜月隼在心中向睦月始道了声晚安,逐渐睡去。

 

晚安,Hajime.

 

晚安,Shun.

 

是梦。睦月始一下子就意识到了。毕竟这个梦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梦里是一片花海。而在花海的中心,有两个小人。

“我会等你的。”穿着长裙淡色长发的小女孩如此说着,风吹过她的裙摆和发丝,露出洁白的额头。那是之前一直模糊的脸,如今却清晰起来了。

“我一定会来的。因为我是勇者啊。”小男孩握着小女孩的手,坚定的说:“我一定会打倒魔王,然后救你出来。”

“嗯,我会等你的。”

睦月始站在一旁不禁失笑,原来自己也曾过有那么中二的时刻。

魔王、勇者与被囚禁的公主。

只不过时光流转,曾经信誓旦旦的勇者早已忘了约定,成为了国王。而被囚禁的公主却执念过深而变成了魔王。

他在心中叹息。

在意识沉入更深处前,他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

–END–


*【】处是霜月隼的角色歌《魔王》


2017.9.17修。

评论(18)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