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月见。【省电模式on】

【始隼】在奶茶冷却之前

睦月始X霜月隼

OOC

以上。

上篇:【始隼】魔王大人的来信


00

“春,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什么?”

“不,没事。”

睦月始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物。

“怎么了吗,始?”弥生春关心地看过来。

“不,大概只是没休息好吧。”他安慰地拍了拍搭档的肩膀,继续向前走去。

耳边有细细的嘈杂的声音传来,或许是没睡醒所以产生的幻听吧,只是最近总是能听见……

好像是,歌声么?

睦月始轻轻地跟着哼了两声,旋律随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如金线一般,划过他的眼前。

更轻了,果然只是幻听吧。睦月始这样想着,无视了眼前晕开的奇妙波纹,拉开了面前的门。

 

 

01【原本我也不过是,用单纯的心去等待黎明的到来】

睦月始睁开了眼睛。

大脑还处在混沌状态,凭着本能想要起身,却被限制了行动。这才发现怀里多了一个热源。

这也是他醒来的原因之一。

他用手肘慢慢支撑起自己,小心地不去吵醒对方。姿势怪异地静坐了半晌,意识才逐渐回归,终于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房间,也终于想起目前这诡异的情形正是自己的杰作。

床头的时钟显示了现在为下午三点。没想到只是一个回笼觉,他竟然睡了那么久。房间内光线昏暗,只有从窗帘缝隙间透出的一点微光。

霜月隼还在沉睡,似乎做了个不怎么好的梦,不安地皱了皱眉头。

睦月始只是静静地看着沉睡中的人发呆。

 

始是怎么看隼的呢?】某一天,弥生春这样问道。

【什么怎么看?】他不解地望着对方。

【啊呀,该怎么说呢……因为隼总是朝这边看过来啊……总觉得他很在意的样子。】

他朝着搭档的手势看去,果然看到了时不时越过经纪人肩膀向这边张望的霜月隼,在对上视线后,对方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

【“我是国王大人世界第一的粉丝”他不是一直这么说么,隼对于始的感情总是很直白的呢。始呢?一直被注视着的你,对于这份感情有什么想法吗?】

什么想法……开始时觉得有点麻烦,应付不来那样的人,但是现在也已经习惯了。

【果然是没考虑过吗?始在这方面有点迟钝啊……我也是一直看着始的哦,作为友人,希望你能够认真地去考虑一下他的感情。】

这么说着的弥生春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离开了。离开前还能听见他小声的嘀咕着羡慕。

 

对于隼的看法……吗?

平时看着总觉得有些轻佻,但是遇事又会表现出稳重的一面。是值得队员们倚赖的队长大人。

……不对。

姿态优雅却总是透露出慵懒的感觉,就像是刚起床的魔王一样……

魔王么……睦月始微微勾起了嘴角。

对于喜欢的东西总是很执着又很直白,就像是还没长大的小孩一样。

睦月始伸出手指,指间轻触霜月隼皱起的眉头。

没有办法完全定义的一个人,或许就像神无月郁说的那样,是个谜之存在。如果只是因为年少时的执念,那也不对吧。

喜欢……吗?

睦月始有些不解地歪着头,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恋爱,但是比起主动的追求,他更倾向于自然而然,因此弥生春说他比较迟钝他还是有些不服气的。他应付不来像霜月隼这样,说着喜欢就会跑过来给人一个结实拥抱的人。

起跑线的话,怎么也该是牵手啊……

看着睡得无知无觉的某人,睦月始用指关节轻轻去夹他的脸。你已经偷跑犯规了啊。

睡梦中的霜月隼并没有听见睦月始的心声,只是在他手指抽离之际将脸了贴过去,在睦月始的手背上蹭了蹭,像只被满足而打呼噜的猫。

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表情。睦月始想着,凑过身在睡熟的人额头上印上了一个轻吻。

 

 

02【就算暧昧也毫无关系,实际就是如此吧】

霜月隼醒来的时候,房间中只有他一个人。并没有什么余温让他回味之前发生的事。床头的时钟正显示了此时为晚上六点。

他撑起身,又再度倒下。

饿……这才想起自己连着两餐都没吃呢。

眼角不经意地瞟到了那封被放在床边柜子上的信。有点麻烦啊。他默默想着。

门被敲响。愣了一秒的霜月隼立马从床上坐起。

“请进。”

门外站着的是拿着餐盘的文月海。

咖喱的香味从他手上飘来。

看着期待地望着他的霜月隼,文月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进房间将餐盘递了过去。

“深刻感受到了古时侍从服侍君主的不易。”

“在说什么呀?”

“当然是在说现在这个场景啦少爷。”文月海端着餐盘,而霜月隼拿着勺子,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床边。

“那也不对哦,我可是魔王大人。”

“是是,魔王大人,小的是您的侍官。请用餐吧。不过国王大人居然跑来跟我说你还没吃晚饭,我真是吓了一跳啊。”文月海揉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欸?”霜月隼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有些惊讶于对方的话语,动作一时凝滞了下来。

“吃完早饭我不是去买食材了嘛,等我回来整个月野宿舍都静悄悄的,还以为你们都出去了呢。中午你们也没出现,我还特地去敲了敲你的房门。结果也没回应。”刚做好的咖喱结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吃,文月海不禁在心中哀叹自己寂寞的用餐场景,下意识抹了抹眼角。

啊……睡太沉完全没听见。霜月隼垂下视线心虚了一秒。

“然后啊,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国王大人突然出现在我们公共休息室,还让我盛一碗咖喱给他。跟我说你中午没吃饭让我给你留一点,又说让我现在不要去吵醒你。到底是要哪样啊?”

“咦?”

见霜月隼愣愣地看着他,文月海轻轻敲了敲餐盘。“别发呆了,快吃吧。”

“谢谢啦,海。”霜月隼回过神,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文月海怔了一下,扭头,一把将餐盘塞进霜月隼手里,也不管对方接得手忙脚乱,径自离开。

“海?”不明白对方突然怎么了,霜月隼出声唤对方。

“我突然想起锅里还在煮东西,我先去厨房看看,你吃好记得把碗拿出来!”话刚说完人已经到了门口。

带上门,站在门口的文月海默默捂住了自己半张脸。

不太妙啊……那个笑容。

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刚刚看到的那些pikapika发光的,还有粉色的小花什么的都是幻觉吧,一定是幻觉,嗯!

文月海摇了摇头在心里自我安慰着,回头又看了霜月隼的房门一眼,叹了口气离开了。

 

 

 

03【空想的天空并没有什么不同,那又是吹拂着怎样的风】

北海道。带广。碧空万里。

下了几天的雪终于放晴了。但是地上厚厚的积雪还未来得及融化。

一下新干线,如月恋同师走驱便欢呼着在路边打起了雪仗。
“还真是精力十足啊他们。”
“哈哈,不是很好嘛。始要不要也加入进来?”弥生春一边说着一边团了团雪,递给了将脸埋在围巾里的人。

正在纠结要不要伸手的睦月始听见背后有什么破空而来,一回头就被雪球糊了个正着。

“…………啊,抱歉。”是卯月新没多少诚意的道歉,身边的皋月葵一脸无措。如月恋和师走驱却趁机又多补了两个雪球。

“……………………”你们等着。

国王大人挑起眉毛,一把抓过路边的雪团了个雪球,朝对面扔了过去。

接着便陷入了一片混乱。

“哎呀哎呀……”一旁的弥生春笑着同经纪人月城先生一起摇了摇头。

自从Six Gravi和Procella共演企划出来后,两队的相互合作就变多了。像此次除了Six Gravi这边自己的工作外,还要同Procella交接,之后一同参加北海道的杂志拍摄,并且由于这边电视台美食栏目的邀请,他们还将分组去不同地区的美食街试吃做宣传。

“接下来就是前往札幌了,Procella的各位都在那边等我们。”

听见经纪人月城先生那么说,如月恋第一个欢呼了起来。自从两队合作增加后,除了卯月新和皋月葵与白组的叶月阳及长月夜关系更好了,师走驱和如月恋也同神无月郁和水无月泪的关系更亲近了。也许是因为年龄相近,话题也多,所以更加玩得起来。

“札幌的话,现在有冰雪节吧。真是让人期待啊!”

“恋代表二月,现在这时节正好又有冰雪节,也难怪他那么高兴 了。”

“嗯。”睦月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抬头望了望晴朗的天空,不知为何感觉心跳有点快。

Procella……只是几天没见,竟然有点想念那人的脸。

札幌啊……

“这个,是隼给你的吧?”弥生春指了指始背包上的月兔挂件,笑得有些深意。

“嗯,说是施了魔法,要我一定好好带着。”

“哈哈,还真是魔王大人的风格啊。听海说,隼前一段时间像是痴迷做玩偶挂件呢,据说不眠不休做了一只打算送人。该不会就是这只吧?”

“…………”

小小白色的月兔挂件,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衬衫上还打着领带。乍一眼看上去,微妙地像隔壁的白魔王大人呢……在月兔胖嘟嘟的腰附近还用银线绣着November star的英文字样。

 

【这个给你。】出门工作前,睦月始被霜月隼堵在拐角处。

摊开的手心上被对方放入了小小的月兔挂件。

【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哦,上面已经施了魔法了。能保佑Hajime即使在黑夜中行走也不至于迷路。

谁会迷路啊。还有到底施了什么魔法……总觉得有点不安。

【呜呼呼,我可是一边默念着快点喜欢上我吧,快点喜欢上我吧,一边做的哦。】

果然啊……看着面前捂着嘴发出怪笑,神情却坦然自若的人,睦月始微微勾起了嘴角。

【要好好带着哦。Hajime。】

嗯,好好的带着呢。

 

04【抑制骚动的情绪,如果可以一直望着你就好了】

札幌的天空在飘雪,真不可思议,在带广的前一刻还天气晴好,刚到札幌厚厚的雪絮就落下来了。

一边感慨着大自然的神奇,睦月始一边伸出手接住了飘下的雪花,看它在手心融化。

“哟,好久不见啊,落魄的国王大人。这么喜欢下雪天吗?”

落雪被伞遮挡,面前的是一如既往笑意深刻的某人。只是明明打着伞,怎么头顶和肩膀还是有雪的痕迹呢?

也不是那么坦诚呢。睦月始想着,将围巾解下给面前人围上。

一身素白装束的霜月隼下意识将脸埋入了黑色的围巾中。

不远处一同来接人的郁等人早已同驱恋他们在雪地里欢乐地滚起来了。

由于杂志拍摄本就选择了外景,主题又是自然相关,摄影师也就由着他们欢腾打滚了。“毕竟男孩子活泼才更显自然啊。”摄影和杂志主编如是说。

相信见惯了他们优雅帅气一面的粉丝们,也会很乐意见到露出孩子心性的偶像们的吧。

“我还从来没打过雪仗,好有趣!”霜月隼兴奋地扑入了激战中的团体,也不管站队如何,先将自己队的队员们挨个用雪球砸了一遍。在叶月阳“你砸错人了”的呼喊声中,战况变成一片混乱。

睦月始早已被霜月隼带入战局中了。而在国王大人和魔王大人的双重加入下,情势从一片混乱转为了更加混乱,原本打算旁观的弥生春和长月夜在无数个错手的雪球后终于也没能幸免。

 

黑月大:好有趣我们也加入吧!

月城奏:欸?等、等等!

 

终于精力耗尽疲惫倒下的Six Gravi和Procella们呈一字倒在雪地上,喘着气露出惬意的笑容。

“好,很好,就是这个表情!”摄影师们在一旁喊道。

众人不禁露出苦笑,摄影师们也是非常有精力啊。

霜月隼喘着气,看向躺在身边同样不停喘气的睦月始,露出了柔软的笑容。

这样就好,这样很好。

 

天空仍在飘雪。

有细小的熟悉的歌声传来,在天地间回荡。睦月始下意识地竖起耳朵去搜寻歌声来源,歌声却再度逐渐远去……

又幻听了吗?

 

 

05【沉没之前,如果可以开始,就在那彼岸悄然盛开】

“那边那家就是我们要去体验的店吧?”霜月隼对照着地图和店的招牌问身旁的睦月始。
“就是它。”黑组的国王大人对跟在身边的摄影师点了个头。

这次的分组纯粹是抽签决定的,抽了签后,魔王大人对着手里的纸条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但在来的一路上,国王大人深刻体会到了白魔王那被所有电车嫌弃的体质。这也让他们比预定的时间晚了许多。

店是一家甜品店,在当地评价颇高。
结束了在门口的宣传拍摄后,就是进入品尝了。
一身白的霜月隼与一身黑的睦月始。自一进入店内,便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时不时能听见小声的“那不是Six Gravi和Procella的队长大人吗!”“啊啊啊两人都好帅!”“魔王大人国王大人啊啊啊!”之类的惊呼。
“感受到了被粉丝深刻地爱着呢。”霜月隼不禁微笑。
“是啊。”睦月始感慨到。自他们引起骚动,还没有粉丝冲上来要签名或者合影,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不时朝他们望过来而已。

 

“Hajime,啊~”

睦月始看着面前的勺子和对面笑意盈盈的人,干脆地探过身咬住了对方送来的食物,抹茶的清香和奶油的甜味在舌尖化开。

果不其然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小声欢呼。

他撑着脸闭着一只眼睛问对方:“这是什么?”

“特别服务。”对面的人握住他的手舀了一勺他盘里的蛋糕,送到了自己嘴里。

背后的欢呼声更高了。

见摄影师先生在一旁比了个Good job的手势,睦月始叹了口气妥协。

 

终于将原定的宣传拍摄和美食体验结束,天色也暗了下来。

漫步在华灯初上的街头,享受难得的静谧时光。霜月隼安静地走在睦月始身边,将脸埋入了黑色的围巾中。

“呐,我说。”睦月始突然开口。

“什么?”霜月隼转过脸,就见国王大人抬头四处张望搜寻着什么,“怎么了?”

“你有没有听见……”

就像是有人关上了灯,空间突然暗了下来。周围的车流声和人群的谈话声都不见了。整个空间都寂静无比。

然后,有歌声在黑暗中由远及近,从轻快逐渐激烈起来。

还是那首歌。

 

【将融化的想念,就在那彼岸】

【献上我的愿望】

【还差一点,我就能悄悄的】

【紧紧抱着杯子的】

【底部清晰可见的】

【在细小的疼痛开始之前】

【沉没之前,如果能够开始】

【就在那彼岸,悄然地盛开】

 

睦月始僵硬地站在原地,无法动弹。金色的旋律搅动着空气,荡出的波纹如有实质。他仿佛能看见它伸出触丝划入他的耳膜,歌声逐渐在脑海中回旋,难以言说的焦灼感从心中涌起,慢慢地慢慢地占据了整个心脏。

胸闷窒息,头疼欲裂。

然后——

“不可以哟。”

有什么打破了黑暗。白色的光嵌入了黑暗的缝隙,填充了整个空间。

“这个人被魔王大人我看中了,才不会让给你呢。”

只是一瞬间,声音就都回到了耳中。

睦月始怔怔地站在雪地中,还有些回不过神。面前的是围着他的黑色围巾的霜月隼,雪落在他淡色的发顶和肩膀。有温热的感觉从耳朵传来,睦月始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耳正被对方用手捂着。

霜月隼睁开了眼睛,眼里似有星光闪耀,让睦月始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时间像是再次停滞了一般。直到有行人路过,才逐渐转动起来。

 

“十一月份的时候,再来这里吧?十一月份的时候,这里会有银白灯饰,应该会很漂亮。到时候,我们一起来吧。就我们两个。”一对年轻情侣从身旁经过,飘散的话语传来。

“好啊。”

 

【向着风,祈愿】

【梦见了。】

有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掠过,散在了风中。

 

“隼……”

“什么?”

“十一月份的时候,我们也来吧。”

“好啊。”

“还有……”睦月始凑过去,轻轻贴上对面人有些冰凉的唇。

“特别服务。”

 

-END-



题目和小标题以及文章中的【】都是The sketchbook<スプリット・ミルク>的歌词,这个组合去年3月解散了,啊有点伤心……

题目叫在奶茶冷却之前,但是这篇写完奶茶早就冷透了……

还有不要问我最后摄影师先生去哪儿了,lo主让他上厕所去了。【喂!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么么哒。


2017.9.17修

评论(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