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始隼】名为初恋的怪兽

番外一


睦月始X霜月隼


OOC



01#

做了一个梦。

仿佛又回到了旧日时光。那条长到看不见尽头的走廊,和隐藏在黑暗中蠢蠢欲动细声低喃的什么。

 

“不能一直看着那边,隼少爷。”

“老师?”

“隼少爷太容易受到影响了,这样会被带到那边去的。所以不能一直盯着那边看。”

“…………”

“必须要做到无视。”

“无视?”

“是的。就算看见了,也要当做没看见。就算听见了,也要当做没听见。为了大人和您父亲,您都必须这么做。这也是为了雅子大人和您过世的母亲。”

 

老师的话还言犹在耳,只是,如果不一直注视着什么的话,就无法忍耐现状。老师一定不知道,那些黑暗中的窃窃低喃,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枯燥沉珂的生命中唯一的乐趣。

自我出生起,身体便一直很弱。而且能够“看见”。他们说,这是因为我身上有前代阴阳师的血统。谁知道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母亲和祖母都走得很早,我也一直缠绵病榻。医生说,恐怕我不能坚持到十三岁。

然后,父亲一言不发就将我寄养到了祖父家。从此我就在祖父家里,以一个女孩的身份,生活着。

祖父是个严厉的人,或许这也和他的身份有关系。他是一个大家族的族长,极重规矩,并且恪守礼仪风俗。这也是我为什么从一个男孩子变成了女孩子的原因。据说男孩小时候扮成女孩生活就能免病免灾。但我不信。

在家里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看书。从没有踏出过房间一步。周围人都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像我是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但在祖父家里,却意外的轻松了很多。也许是因为祖父虽然严厉不苟言笑,但是总会让我多去庭院中走走。还有就是一直有个小尾巴跟在身后“隼哥,隼哥”地叫着我吧。

 

长长长长的走廊,只不过是走到廊角,我就已经觉得胸闷气喘。喉咙瘙痒又干渴,咳嗽声不绝地溢出。

拖着繁复沉重的礼服,我干脆地倚着柱子滑落在地。视线被垂落的发丝掩盖,看不清前方。

一直往前走的话,就能到达彼岸了吧。有时候我会忍不住自暴自弃。这样一副疲惫的身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反正不会长大的话,穿成女孩子也没用吧,这样的繁重服饰,这些长至脚踝的发丝,也不过是累赘。

就这样,带我到那边去。对于父亲来说,也是少了一个负担吧。

但是不行。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会感觉恐惧。拼尽全力,我也想要活下去。

 

“你想要活下去吗?隼。”那是祖父见到我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想要活下去的话,就不要让自己被那边蛊惑,你是属于这边的,多朝这边看看吧!”

 

想要活下去。

想离开这样的深宅大院,去往更远的地方。

看看外面的天空是什么样子,和许多许多人做朋友,一起谈笑,一起玩耍。

想要,活下去。

 

庭院的花开了。

或者它们从来都是盛开的,只不过在我眼中一直是灰白。

解下束发的头绳,脱去繁重的衣物,仅着内裙,带着全部的气力,我踏入了那一片花海。

然后,我遇到了让我此后都无法移开视线的一个意外,亦或者,是上天给予的奇迹。

 

现在想来,那时的心情,或许就是初恋吧——

 

高阔蔚蓝的天空,被风吹起飞舞的花瓣,在那之中。

【你是谁?】

花丛中,有个猫着腰,脸上脏兮兮的男孩子。

【我……我是勇者。你呢?】

【我是……如你所见,我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公主。】

【公主?被囚禁?】

【对呀,这里是大魔王的领地哦。我就是被他抓来的公主。】

【那么勇者先生,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吗?】

你能——

带我出去吗?

 

 

“隼少爷。”

“榊先生。”

“我们到了。”

梦境重回现实。车门外,是毕恭毕敬的榊先生,以及那个再熟悉不过的深宅大院。

深呼吸一口气,我踏出了向前的第一步。

无论是风是雨,你会来救我吗?Hajime——

我的国王大人。

 

 

02#

做了一个梦。

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只不过更加清晰,也更让人怀念。

往日的旧时光就像是胶卷,在放映机昏黄的光线下,一帧一帧地跳跃到了眼前。

那个长而曲折的回廊,恭敬的下人们。无趣,又枯燥。

唯一钟爱的古武术的练习,依然持续着不曾落下。就算这样,也还是难以得到师傅的由衷认可。

是哪里不对吗?

“始少爷的姿势很标准,力度也掌握得很好。本来只是为了教少爷防身的,现在看来,这套古武术是最适合始少爷的呢。但是……感觉还是欠缺了什么啊……”

就是因为他这样说,让我总是非常在意。

到底是欠缺了什么呢?

已经能够踢碎砖石瓦片了,还是不够吗?

能够对师傅用出铁爪功并且难分高下了,也还是不够?

简直就像是陷入了奇妙的瓶颈了啊。

 

“始少爷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不用那么纠结那句话也可以哦。”

 

“少爷不用那么累啦,休息一下吧!”

 

一直一直被人那么说。

 

“是啊,始少爷。你现在的程度已经很了不得了,再接下去师傅我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了。那句话不过是老头子我的自言自语,不用当真。”就连师傅也……

但是,不行的吧。

我自己也能感觉到。缺少了什么。就好像是一直忽略但眼角总能瞥见的东西,认真用双眼去寻找的时候,却不见了。

是什么呢……好在意啊。

 

“唔……或许是太专注练习了吧。要不这样,后天我们去京都游玩一段时间吧?嗯,就这么说定了。”

当把自己的烦恼和疑惑这么向父母倾诉了以后,得来的却是这么一个轻率的决定。

超名门的古老家族,这么评价我们的人,如果现在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吧。而我现在却只想用铁爪功将对面那个男人搏倒在地。

“始你就是对自己太严苛了啦,偶然也放松放松嘛。”

“是您太自由散漫了。”

对面的男人挠着头哈哈笑了起来。

我有些不爽。明明是一家之主,家风却如此自由,这么放任才不妙吧?

母亲在一旁微笑着向我招了招手,我跑过去,伏在她的膝头。她的手温柔的顺过我的头发。像母亲这样的人,当初是怎么看上我父亲的呢?真是个未解之谜啊。

“始有想要守护的人嘛?”

“守护的人?母亲……我想守护母亲。”

“你小子,你母亲有我守护!你自己再去找一个啦!”

我想抬头怒视那个男人,但头还被限制在母亲的手中。母亲温柔又不容拒绝地继续抚摸我的脑袋,于是我只能微微抬头看她。

“始的话,一定能找到的。”她微笑着这样说。

 

守护的……人?

 

一家之主除了做决定轻率果决外,行动力也是一流。于是后天我们便到了京都的别馆。

然后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奇特的人。

 

【你是谁?】

 

那天的风很大,大到被卷起的花瓣环绕在我们周围,就像是在跳舞。

天空高远而广阔,蔚蓝得就像他发间的蓝色蝴蝶。被风扬起的发丝狂舞,裙裾飞扬。

那一刻,我感到有什么在我的心上咬了一口,有种瘙痒的疼痛感,但是又不真的感觉疼。

 

现在想起来,那或许是个名叫初恋的怪兽对我的心脏放出的一波攻击吧。

 

至今我仍是庆幸那天所做的决定。

那天因为是梅花节,在北野天满宫2000多株梅树上,上七轩的舞伎和艺伎们会举办茶会。父亲拉着我和母亲去凑热闹。然而我实在不感兴趣,便早早的回了别馆。

又练了一遍古武术后,感到了无聊。出于不知名的原因,我并没有回房看书,而是将别馆四处逛了一圈。

然后在别馆的小院里,发现了一个洞。刚好能容我钻过。

有风卷着一片花瓣越过那个窄小的洞吹到了我面前,那是种我从没见过的花朵,带着隐秘的冷香,透过阳光,我能看见其中细小的脉络。那一刻,我被一股冲动怂恿,如同追逐兔子的爱丽丝,秉着好奇心和大无畏的冒险精神,拨开了层层灌木,到达了“另一个世界”。

 

【我……我是勇者。你呢?】

【如你所见,我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公主。】

【这里,是大魔王的领地。】

那个女孩子,笑着像是找到了最珍贵的礼物。

 

始有想要守护的人吗?

母亲,我好像找到了。

 

随后的几天,我们就像约好了一般。我总是在那个时间段,拨开草木,来到花海见她。她有时是一个人,有时会有一个被她称作魔王侍官的小孩陪在她身边。

魔王,侍官,公主和勇者。其实我并没有太当真。

我第一次向女孩提出约会。请她一起去庙会。

“好啊。”她苍白的脸露出了我最喜欢的笑容。

 

但是那一天晚上,她并没有出现。

 

之后的几天,我去花丛找她,她也还是没有出现。

也许,她只是不想见我了吧。也对,我们连名字都没有交换过。

 

“你这几天怎么垂头丧气的啊?该不会失恋了吧?”

我默不作声的踢了他一脚,任男人捂着腿呼痛。

难过的情绪挥散不去,我扑入了母亲怀里。

“怎么了,始?”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但是心里就像少了一块什么。

时间也在这种难过的情绪中溜过,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

可是我却还不想走。

“再给我半天时间!”

“怎么了啊?该不会真有小情人了吧?啊爸爸我好开心,快说说是谁啊?”

送了一个手肘攻击给他,我看向母亲。母亲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始有想要道别的人吗?那就快去吧。”

于是我飞快的跑向了庭院的那个小洞,拨开灌木,向着另一个世界进发。

今天她在花丛中,那让我心中松了一口气。

“抱歉没去庙会。”她的脸色依然苍白。

“没关系,说起来最近你都没出来呢。”

“你来找我了吗?”

我点了点头。

她像是吃惊又无奈:“我被大魔王给囚禁起来啦。”

真的有大魔王?我有些惊讶。那难道不是玩笑么?这么多天里,我设想了无数可能,却都没想过她说的或许是真的。

“你没事吧!”

“已经没事啦,所以才能再出现在这里呀。”

看她的样子,除了苍白了一点,确实没有受伤的痕迹。那就好。我松了口气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攥出了一手的汗。

“我,我今天来,是想和你道别。”

“道别?”

“是的,我要回家了。”

她看了我半晌,突然露出了难过的神情:“这样啊。”

不知怎的,那让我也难过了起来。我抓过她的手,她的手指细长又冰凉。我紧紧握住她的手,许下了第一个郑重其事的诺言。

 

“我还会回来的!我保证!”

“我会等你的。”

 

这一刻的我,就是勇者。能让她展颜的话,不管是什么样的大魔王,都无法阻挡我。所以——

“我一定会回来的。”因为我是勇者啊!“我一定会打倒魔王,救你出来!”

“嗯!”她的笑容带着泪花,真奇怪,怎么我的眼睛也模糊了。

 

我会等你的。

 

“我的名字叫睦月始。你呢?”

 

隼……

 

 

“始?醒了吗?”

“嗯。”

是梦,也是现实。

我伸了个懒腰,看着远处的蓝天,朝身后的搭档笑了笑:“干脆利落地解决下午的工作吧。”

“怎么了?突然干劲满满的样子。”

“想早点回去休息而已。”想早点回去,见到那个人,有话想和他说。

抑制不住自己的心跳,我摸了摸口袋,那只小小的月兔还静静地待在那里,让我稍微安心了一点。

“想早点回去啊……”春推了推眼镜,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该不会是急着回去见某人吧?”

“春。”

“嗯?”

“再套我话,当心我折断你的本体。”

“…………”

 

——END——


废话一箩筐:始的性格是不是非常o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完隼篇觉得有点压抑,始篇时发现他家家风比较自由随性就写的欢乐了一点。

还有初恋怪兽这番真的很有意思。

评论(9)

热度(96)

  1. 叶逢沐━┳━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