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月见。【省电模式on】

【始隼】Love your enemies

啊_(:_」∠)_不想填坑,只想开脑洞。

偶像战争pa。

短。

ooc。

一发完。

讲一下设定:

背景是偶像战国时代。大家都是同一间事务所的练习生,然后只有12个人脱颖而出。这12个人分为了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两队,但除了两队之间的竞争外,还有同其他地区偶像团体的竞争,同队彼此即是伙伴也是竞争对手…………就是这样。但是并不是很了解这种体制,所以很多都是胡扯的,轻拍。


以上。





【Fighting alone but not alone】

一分之一

神说,要爱你的敌人。神还说,人若打你左脸,你要把右脸也一并奉上。

霜月隼勾起嘴角,将糊了他一脸的对方的曲谱从脸上拿下来,笑意盈盈地望向对面的人。

对面的国王大人眉头不皱一下,淡定的接过了对方手中自己的曲谱,仿佛刚刚将曲谱拍人脸上的并不是自己一般。

周围的队友们对此发生的一切也似是习以为常,并没有给予更多的关注。那两人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一方扑一方挡了,更何况是早已从练习生毕业的现在。用魔王大人的口吻说,那是国王大人在害羞。

说起来,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关系好起来的呢?

一个Six Gravity的国王大人。

一个Procellarum的魔王大人。

两个性格南辕北辙的人,当初练习生们做相性测试的时候,他们俩可谓是相性奇差的代表人物。放一块简直多灾多难,抽签的组合练习,他们却又总是抽到一起,真可谓是上天的安排。所以他们俩的组合分数一直是最低。

“当时还以为你们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相看两相厌呢。”文月海一边回忆着一边摇头叹了一口气,当时还想到底会怎样呢……结果现在虽然成了对手,却意外地关系更好了。

“怎么会?我可是对国王大人充满爱意哦~”霜月隼靠在沙发背上歪过头,有流光闪过他的眼眸。或许是灯光照映下来,显得他深情款款,他的目光却直指此刻站上舞台的人。

“是是,我明白了。”文月海将手中的文稿卷成筒状,轻轻敲了敲毫不掩饰痴汉目光的某人,

“地方大赛上还会碰到,我们可不能放水哟队长。”

“那当然。”

舞台上那人伸展手臂,一挥一收一个仰颈,汗水在耀眼的灯光照射下从额头挂落至太阳穴 ,随着一个侧头的动作,更多的汗水被从发梢甩落。霜月隼聚精会神地盯着它们汇聚在那人下颚,蜿蜒而下,滑过喉结,没入衣襟。在睦月始变换脚步一个转身朝向他时,冲着台上对上视线的人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台上的睦月始微怔,他想起了他们之间第一个吻。始于一次意外。


若是相遇于樱花飘落的转角,或许可以称得上浪漫的展开。那时睦月始已经是这间艺人事务所的练习生,已有国王大人的势头。事务所的前辈们觉得他太过盛气凌人锋芒毕露,秉着万年的打压新人势头的传统,总是打发他绕远路去买茶点。而他为了不错过那天舞蹈老师的特设课程,特地跑了起来。然后就撞上了拐角不知为何同样在奔跑的未来的白魔王大人。

不仅茶点撒了一地,还献出了初吻。

真是不能提及的糟糕。

但也是命运。未来的白魔王倚在他身上笑意深刻地说到。

但那时的两人也只是瞪大了眼睛,迅速起身,连抱歉都没说出口就各自散去。然后再于同一间教室相聚。

这就真的是命运了。睦月始看到那人冲他眨了一下眼,没想到他也是练习生。


所以,那时候对国王大人一见钟情了吗?文月海在听完这狗血的相遇后这样问事件当事人。

怎么可能。魔王大人嗤笑。那时候想啊,这人怎么那么无礼,把人家推倒在地还夺走初吻,居然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说就这样跑了,太不负责任了!

文月海在一旁抽了抽嘴角,你是少女么?

霜月隼现在还能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仅是这意外又狗血的情景连他自己也没料到,还因为当时压在他身上那个人的表情。就算是现在也难能一见。那时他仰躺在地,怔怔地瞪大眼睛盯着另一双同他一样吃惊的眼睛,那里面倒映着他的身影。对方白皙的面容并没有太大变化,但是耳朵却红得扎眼,眼神也在晃荡。而他光是看着对方的眼神,也能猜到自己此刻是什么样子了,恐怕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吧。


很多年后,魔王大人好奇地问国王大人,那时候为什么那么听话去当跑腿。却被对方轻描淡写地反问回去,那时候你又是为什么要奔跑?

魔王大人轻笑,竖起一根手指:因为那个时候有声音告诉我,我会在转角遇上我一生的敌人啊。

哦?

你想啊,敌人不就是要相杀相爱嘛,所以我决定,要先突击,打对方一个错手不急啊。

那个时候,睦月始想,心跳突然加快什么的,一定只是错觉。



一分之二

关东地方大赛的赛场上Procella与Six Gravi不期而遇。这本来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来自关东各地方的偶像组合们在这里汇聚,在这个灯光闪耀的舞台下排队等候过场彩排以及简单的走位预演。

Procella先一步站上了舞台,他们的比赛在前。

睦月始看着舞台上的人,只觉被强光晃昏了头,不然怎么会觉得那个人异常耀眼呢。明明连他嘴边的笑意都看不清,却还是能清晰地感知他嘴角上挑的弧度。

彩排只有一天,时间很紧,所以两队匆匆别过并没有多做交谈。但是正式比赛的当晚,在Procella上台前,Six Gravi还是同他们做了简单的接触。

“来给我们应援?”

“你要这么想也行。”

撇开那边正在进行微妙交流的两队队长。其余的十人围成一圈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可别输了啊。”

“你们才是。不过这个舞台真是大啊,站上去的时候感觉心跳得不行呢。”

“现在就已经紧张了?”

“站上了这里,才算是正式出道了吧?”

“诶?是这样嘛?!我还以为我们已经出道了呢!”

“我一直想着出道到底会是怎么样呢,作为偶像肯定会有很多很多工作接踵而至吧?我希望将来能给喜欢的Anime配音呢!声优真是好啊~”

“恋你还真是喜欢Anime啊……不过你这样一说,我也有点期待了。”

“啊,我有点想尝试舞台剧。感觉会很帅气呢。”

“偶像的话,应该还会有接拍广告啊电视剧什么的吧?这个不错,我想要更瞩目,让全国所有的电视剧和广告都充满我的身影!”

“这个……可能有点难度啊哈哈哈。”

“我,想写出最棒的歌,让大家都能唱我写的歌。哪怕之后大家都不做偶像了,也能听见我写的曲子……唱我们的歌。”

“这个很棒啊,不过不做偶像了什么的,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我说你们都想得太远了吧。”文月海挠了挠头,“展望未来之前,还是先得着眼于现在啊。”

“海说的没错,”霜月隼拍了拍自家副队的肩膀,同国王大人一起加入了这个圆阵,“现在还是要着重面前这个耀眼的舞台。那里才是我们目前的战场啊!”

“各自加油吧!”

“哦!”


“下一组,有请Procellarum进场——”

“Procella!”

“Procella!”

“Procella!”

“……”





【Leave me alone but feed me love】

二分之一

他站在黑暗的练习室中央,手握成拳。

不甘心就像是潮水,冲着他四面八方涌过来。他张开嘴,呼吸都带着颤抖,却发不出一个字。静静流淌的孤独环绕在他身侧,就这么保持安静下去,任凭黑暗冲刷过不甘。这样,也许明天他还能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和从容。

不让人看到悲伤和狼狈,是他的自负。站得笔挺的身姿,是他的骄傲。

就当他站在这一片无声的黑暗中反思自己的败北,紧闭的门却被打开了。

门外的亮堂的灯光将黑暗的练习室划开了一道伤口。

“你怎么还没回去?”

他眯了眯眼睛,就看见隔壁的国王大人站在门口,灯光在他肩上附上了阴影,他整个人处在明暗之间。

“Hajime?”霜月隼扯开嘴角轻笑,“呵——国王大人才是,怎么在这里?”

这里是专属于Procellarum的练习室,Six Gravity与它只有一墙之隔。

国王大人没有回话,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将门关上了。

霜月隼又回到了黑暗之中,只是这片黑暗不再独属于他。

他借着残留在视网膜上的光影,看着睦月始的轮廓走到练习室墙边坐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对方又是什么意思。

寂寂的黑暗,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好像也不坏。霜月隼仰头,闭上眼。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我输了。”

黑暗中的另一个人嗯了一声。

他输了。霜月隼想,他输了。从没想过输了之后,会这么难过。他一直很自负,也很骄傲,但并不是真的无法接受失败。胜败是人之常情。他也不是一次都没输过。

但是这次到底是哪里不同呢?他想到老师的话,Center意味着什么?

他在这次竞争Center位置中落败于阳后,老师找他问了他这个问题。

Center的位置,不可能永远都是一个人,他很清楚这个道理。阳赢了这次的Center,是实至名归的。他也是真心祝福了阳。

他是输在对于Center的理解之上吗?Center是舞台上的中心,是在舞台上带领全队支撑全队的人,是让歌曲和舞蹈以及团队融合为一体的人?

他是队长,但看来还不够成熟。他还需要思考更多,不仅是为自己,还要为整个队伍,整个Procella。


不知是黑暗能镇定人心,还是因为黑暗中有另一个人存在而感到安心。不甘和难过竟都散去,连刚开始被人发现的狼狈,也被抚平。

直到后来,霜月隼才听说,那一天两队的Center之争,作为队长的他们都输了。



二分之二

偶像夜祭典。

只差一票,就能站上东京都舞台的最高点。

霜月隼看着舞台上的人,没从他脸上读出任何情绪。

众人散场的舞台,没有灯光寂寥如斯。就像是黑暗中那个背影的轮廓。

“很不甘心?”他靠在舞台边挑着嘴角轻声问。

“嗯。”国王大人却意外的坦率。

只差一票。但输了就是输了。不甘心。输的不仅仅是他,还有Six Gravity,身为队长,他的责任。

霜月隼静静地看着他,不再说话。好像从没见过对方不甘心的样子,反倒是自己狼狈的样子被他看到过好几次,这次,总算也让他见识到了。他们是同一种人,都不愿让人看见自己失意的样子,也因为是同一种人,所以他知道他一定会在这里,就像他当初陪他一样,在眼前这片黑暗中默默地共享这份孤独。


“走吧。回去了。”

虽然输了,但是他们已然成名。这一战,他们彻底地打响了自己的名号。

无论是Six Gravity 还是Procellarum,今后都不会是之前默默无闻,应援都需自己上街发传单的小团体。


霜月隼静静走在睦月始身边,看远处升起的祭典烟火在夜空中炸开。

稍纵即逝,却美艳不可方物。

他听见耳际有什么声音,转过头就撞上了一双眼睛。

唇瓣被摩挲,霜月隼闭上了眼睛。头顶有烟火炸响的声音,一定是像面前这个人的眼睛一样闪耀着动人的光吧。


他们之间第一个真正的吻。在一间黑暗的练习室。

他们在那里一起合唱了一首歌,虽然没有歌词,只是轻声哼吟。

他们又一起跳完了一支舞,跳到大汗淋漓。

没有观众,没有主审。若是主审老师在,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支舞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错中断,这对于这个相性奇差的组合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他们在无人又黑暗的小小练习室中带着汗水拥抱,分享心跳,尽情亲吻。

没有灯光也好,是对手敌人也罢。




【命运,天之劫数无可避】

所以看见你就慌了手脚,在你身边就心跳加速。

【天命,蛛丝马迹亦难寻】

So,Love your enemies and love yourself.


——END——


灵感来自分岛花音小姐同名歌曲……

评论(9)

热度(59)

  1. ゜よみかげ、アサギ━┳━ ━┳━ 转载了此文字
    (`・ω・´)ゞ敬礼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