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我曾走过漫长冬夜

这条一望无际的路,若有人能并肩而行,一定是幸事一桩吧。

 

 

我曾走过漫长冬夜

 

宗方京助X逆藏十三

 

一个无聊的故事,全员狗带向。

 

OOC。

 

 

01

逆藏十三缓慢地走在这条路上,他像是闲庭漫步一般,边走边欣赏两旁的风景。此时华灯初上,周围店铺的灯光鳞次栉比地照耀了整条商店街。

这条街还是原来的样子,与记忆中相比没有任何差别。逆藏心中涌起了一股怀念,他想到自己曾无数次走过,跨过春秋寒暑,与许多人在此擦身而过。

而现在,这条街上只有他自己。伴随着他的,也只有身旁这一盏路灯散发的暖光。他像是被与世隔离了,商店街的灯光与他无缘,店内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他接触不到,觥筹交错言笑晏晏他也听不到,那些热闹的欢腾的氛围就像是影子,镌刻在商店街的每一扇窗户上。

曾经热闹的街道,现在也只不过是记忆中一个缩影,而投射在这里,或许是为了让他更清楚地明白一件事。

他已经死了。

死亡是什么?就算现在让逆藏十三回答,他也一样交不出这份答卷。

那或许是漫长的一瞬,也或许是一个回神,又或许是一个转身,而当他意识到的那一刻,他已经置身死亡的灵柩。

爱也好,恨也好,到最后都只剩下了遗憾。

 

逆藏十三有遗憾,他有很多很多遗憾。

 

有雪落下,一点一点。逆藏抬头看了看天空,只看见了浓黑如墨的景象。雪絮在路灯下泛着浅黄,落在逆藏的头顶鼻尖和毛领上。看上去冰冰凉凉的,但是一点也不冷。

再次看向商店街的时候,逆藏发现周围的商铺都挂上了圣诞节的装饰,路旁有圣诞树五彩缤纷,还有带着水桶帽举着扫把歪歪扭扭的雪人。

是这样啊,原来是圣诞节啊。

他曾在此怀着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为心中那个重要的人挑选礼物,期盼着那人收下时的情景,手指都为此兴奋地颤抖,然而最终什么都没有送出去。即使如此也依然年复一年。

满怀憧憬,又极端失落……

这是他曾走过的每一年的圣诞节,每一个落雪的冬夜,或许这条路他将一直走下去。逆藏不再看商铺窗上的影子,他随着暖黄的路灯慢慢走着,向着前方隐没在浓雾中的未知而去。前路漫漫,这条一望无际的路,若有人能并肩而行,一定是幸事一桩吧。然而形单影只,唯身旁一盏路灯照亮脚下的路。

 

 

02

逆藏从没想过还会再遇见雪染。所以在走过一个十字路口看见对面的路灯下熟悉的身影时只能傻站在原地。

“哟!逆藏!”还是雪染发现他后率先冲他打了个招呼。

“哦……雪染。”

原本站在路灯下无聊地踢着脚尖的女仆裙少女在见到他后立马像只小鸟似地扑了过来。

“好久不见!真没想到你也死了啊!”

逆藏干笑两声,总不能回答:嗯,是啊,好巧……吧。

“你……”是原来的那个雪染吗?逆藏张了张口,却还是将问题咽了回去。因为毫无疑问的,眼前这个少女,一定是最初的友人。逆藏对此深信不疑。

一人前行变成了两人同行。逆藏不善于说话,只是一边走着一边偷偷拿眼瞅身旁的雪染。哼着歌眯着眼笑着的雪染,一点也没有死亡的阴影,比起逆藏的茫然和随波逐流,看上去更坦然和享受。

还真是淡定啊这家伙。逆藏在心中吐槽却又觉得无比庆幸。这一路走来,能遇见雪染真是太好了。

他能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所以在一回过神来到这里时也没有什么感想,只是茫然地徘徊着。神明对他有什么样的安排?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吗?他将永远停留于这里,还是会随着时间消没于无形?然而随着这条路的延伸,他看到了太多怀念的东西,越是触碰回忆,越是感到寂寞与痛苦,那就像是弥漫在道路前方浓稠的黑雾,让他踏下的每一步都有被吞噬的错觉。

遇见雪染,让他的茫然和痛苦都随着前方的雾一起消退了,像是终于找到了一点方向和目标。

他本以为这样的陪伴会一直持续下去。然而分别来的是如此之快。

“就到这里啦。”下一个十字路口,雪染突然这么对逆藏说道。

“你在说什么呢?”逆藏不解。

雪染依旧是微笑着的雪染,她指了指路的左侧,用欢快的语调对逆藏说:“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我要往那里走了。”她的路在那边。

逆藏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哪有什么路,一片浓稠的黑雾前方是残垣断壁,支棱着尖锐的钢筋铁骨,无路可走。

“你……和我一起走吧。”

雪染摇了摇头。

“雪染……”

“你没有问我呢。”雪染打断了他,笑容明媚而忧伤,美好的如同落樱。逆藏错觉眼前有樱花飘落,他眨了眨眼睛。

“你没有问我为什么会绝望,你也没有问我现在的我还是不是原来的我……我很开心!”雪染点着头,发尾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

那不是当然的吗,因为你是……雪染啊,这点就足够了。

“和我……一起……”逆藏张了张嘴,发觉自己竟无法再说下去。

“逆藏,谢谢你。但是那是你的道路,而我的道路在那边。”雪染坚定地温柔地拒绝了逆藏,她看着她身后,笑了笑:“我的道路,只有我才能看见。你也是——”

“——不要再迷茫啦,你就朝着你眼前所能看见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吧!那才是我认识的逆藏啊!谢谢你一直陪我到这里。”

“不,是我谢谢你。”逆藏看着雪染欢快地朝他挥着手作别,朝那片浓雾缭绕土地断裂处走去。他好像还能看见她嘴角的笑容,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浓雾中。

 

03

望着脚下孑然的影子,逆藏想起了宗方。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离去的雪染一句都没有提到宗方,让他既觉得松了一口气,又隐隐有愧疚和不安。从来到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他就在压抑自己去想起宗方,他怕提起对方,就会为对方招来不好的后果。被死去的人惦记着什么的,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大概不是什么好事吧。

逆藏在十字路口前站定,视线所及之处,只有浓雾和身旁路灯照射下隐约可见的斑马线。当他踏前一步,前方的浓雾淡去,道路完整地呈现了出来。

周围的风景一直在变动,不变的是镌刻在墙上的记忆的影子。有树影从旁显现,仿佛有风刮过,影子在墙上摇晃着发出瑟瑟声响。

前进已然成为了他的本能,他不知道这条路要带他去哪里,但是……

“不要再迷茫啦——”

逆藏挠了挠头,在心里应了两下。

他徘徊不去,不过是有执念,以及那些说不出口的遗憾。

可以的话,他在心中祈祷,可以的话,带我去寻找我的终点吧。

像是听到了他的祈愿,路灯骤然熄灭。

被这种骤然停电的景象吓了一跳,逆藏眨了眨眼睛,才发觉漆黑中有什么飘落。他伸出手,是一片樱花。

风声与树声骤起。片片樱花代替了雪絮于漆黑中点缀了整个空间。

夜樱?

逆藏才发觉不知何时浓雾已经消散,即使没有路灯的照亮,他也能清晰的看清前方,道路前方有河流的声音传来。

或许是三途川,因为他看见了岸边遍地盛放火红的花朵,河上点点星光映照着夜空。

他在前方,看见了一个人影。

那是他熟悉的背影,也是他在心中脑海中数次想起又抑下的身影。那个人站在河流中,似乎是听见了他的脚步声,他回过了头。

宗方……

依然是熟悉的年轻面庞。他朝逆藏弯了弯眉眼,似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好久不见,逆藏。”

“宗方……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逆藏疾走过去,一把扯住了对方的衣领。

“我难道不能在这里吗?”对方轻描淡写道,反而让逆藏一时答不上话。

能在这里,说明了什么再清楚不过。

看着逆藏涌现痛苦的红眸,宗方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你以为,我等了你多久啊?”

逆藏愣了愣,有些没明白过来。

“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久到我以为,你早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逆藏松开手,怔怔地看着宗方。原来是这样,没想到他在那条路上居然走了那么久,他以为的前进,不过是迷茫的徘徊,如果不是遇到雪染……

想到这里,逆藏急忙开口:“我在路上遇见了雪染……宗方你遇到过她吗?”

宗方淡淡地嗯了一声。逆藏想到雪染干脆离去的背影,想来在他迷路之际,他们早已经相谈许久了吧。只是不知道他们聊过什么,为什么宗方会一直在这里等他,而雪染,那个聪明又狡黠的雪染,最后还要来为他指路。

逆藏看着挚友不曾经历风霜般一如往昔的脸,挠了挠头。

看到逆藏眼里的疑惑和纠结,宗方问:“怎么了?”

“唔……该怎么说呢,雪染之前说,每个人都会有他的道路,她的同我不一样。这一路上,我虽然也有遇到过其他人,却从没能和谁一直一路同行……”

他曾在某一处遇到过十六夜和流流歌,在薄雾环绕下,淡色的路灯照耀在他们身上。细小的呢喃和隐隐的啜泣充斥着那一处。安藤流流歌扑在十六夜的怀中哭的不能自已,十六夜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轻轻拍打抽咽着道歉的少女背部,而在另一盏路灯的阴影下,站着偷偷朝那边观望的忌村静子。

那种情景让他不禁觉得十分眼熟。

能和别人相遇并同行,本身就如奇迹一般,他们三个尚且是这样,逆藏从不觉得自己有被偏爱到能和心中最想念的那个人在终点相汇。

“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我心中幻想的宗方,然后,雪染那家伙那边也有一个……”

听到这,宗方不禁笑了出来。“你在想什么啊逆藏。以前雪染说你呆,我现在看来她说的还真是没错。”

喂喂,我也很羞耻的好么。逆藏有点脸红的撇过头。

宗方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觉得对方真是可爱得不像话。他在这三途川里等了他很久很久,他觉得自己实在欠他良多。他的心意,他的情感,曾经的相伴,甚至最后的最后……还想再见逆藏一面,这就变成了他的执念。他抱着这点执念,燃烧生命至最终。

宗方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雪染。

亏欠的话语被挡在女孩的手指下,她轻轻拥抱他,与他面贴着面。

“宗方你啊,真是一点也不会说话。”她的声音甜美又欢快,然而流入他耳中却是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并不是你的错。只不过是无可奈何……”

彼岸花谢过又开过,河中星星点点,他本以为会很快见到逆藏,没想到一等就等了很久。

宗方向逆藏伸出手:“一起走吧。”最后这一路,能同行真是太好了。

逆藏下意识伸出了左手,然而牵过逆藏左手的宗方却直愣愣盯着他的手发起了呆。

“抱歉。”宗方的神情掩在阴影下。

“你道什么歉啊,一点也不像你啊宗方。”站在岸上的逆藏看着面前低着头的人,忍不住敲了敲他的头。这要放在平时,他绝对不敢。

“这绝对不是你的错……”语调温柔又惆怅。

宗方抬眼看他,逆藏为数不多的表情中,只有这个,是宗方等待于此想要寻获的。

那尘封许久的记忆罅缝间所潜藏的温柔,如今他终于得以触摸。*

三途川上,有河灯从远处飘来,带着人们的祈愿向着彼岸而去。

宗方牵着逆藏淌过河流,小心地避开它们向着河的中心走去。路过一盏灯时,逆藏好奇地拨弄了一下,他看见有一句话被写在这盏船型河灯的侧面。

宗方转过头来看他时,逆藏冲他笑着扬了扬手里的灯。

 

不管是多么沉重的伤痛,终会有愈合的那一天,请永远不要松开与你相握的手。*

 

逆藏将河灯重新放回河里,看它跌跌撞撞向前飘去,随后紧了紧与他相握的手。

 

——END——

 

*化用自NANO《DREAM CATCHER》


这故事其实是和Silly一起脑的,结果后面感觉无聊就扔回收站了。今天清理的时候又把它拖回来补完了,毕竟之前也写了几百字有点舍不得。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下次见。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