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始隼】一日迪士尼

越来越不相信自己的文笔了(我真的有这种东西吗ry……

OOC。

 

 

 

“HajimeHajimeHajime——”霜月隼一脚踢开睦月始的房门飞扑了上去,“我从前辈那里得到了两张去迪士尼的门票!我们一起去吧!”

“不去。”裹成蚕蛹状的国王大人略略探出脑袋看了一眼肇事者,在脖颈接触到蹿入房内冰冷的空气后又立马缩了回去将自己埋得更深了点。

“去嘛去嘛!难得的二人约会!”霜月隼扑在床边摇了摇那坨高耸的被子,身后依稀可见摇晃的尾巴。

缩在被壳中的睦月始充耳不闻,外面空气好冷,连起床给人一下铁爪功的欲望都没有更别说出门了。然而还未等他再度陷入睡梦,被窝就被人毫不留情地掀开了。

“起、床、啦——始!”

弥生春不知何时走入了房间内,手里正抖着睦月始的被子。泛着金属光泽的镜框将镜片带起了一阵冷意,连同眼角的泪痣都似乎无情了起来。

“就算是冬天也不能一直赖床,快起来陪隼去迪士尼。”一边说着他一边将睦月始的外套以及配套的围巾一同塞进了等候在旁的霜月隼怀中并催促床上皱着眉睡眼惺忪的人起床。

温暖被抽离而不情愿地爬起来的国王大人刚打出一个哈欠就被抱着一堆衣服的人来了一个猝不及防的早间KISS。

“……”被吓清醒的睦月始。

“外间阳光很好哦,而且我会用魔法让大家都注意不到我们的。”因为吻醒了国王而骄傲的魔王冲着还有些傻愣的人眨了眨他那翠金的眼。

最终,国王大人还是叹了口气妥协了。

 

冬日,微风带着凛冽的寒意扑面而来,阳光却温暖地洒在肩头。

乐园内早已人满为患了。

一阵尖叫声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睦月始抬头看了一眼,就被‘事件起因’拉着奔往目标项目的入口处。因着手中Fastpass的缘故,他们没多久就坐上了被誉为乐园内速度最快的过山车——极速光轮。

在坐上光轮摩托之前,睦月始都没来得及了解这个项目,但光听外面那一阵阵的尖叫,就可想象这到底有多刺激了。

他有点跃跃欲试,又有些惴惴不安。

倒数计时的间隙,他仔细将手机收好扭头看了一眼与他并排的霜月隼。魔王大人的下巴埋在高领毛衣内,似乎有些紧张,在感觉到他的视线时扭过头冲他挑起一个笑容。

Hajime——

睦月始看见他的口型。

紧张吗?

他只来得及回他一个笑容,光轮摩托就冲了出去。

1——

风很大,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尖叫声。睦月始在一个下冲时有些担忧口袋里的手机,总觉得要被甩飞出去了。

2——

速度过快,睦月始分不清到底是心脏腾空而起了还是自己的身体腾空了,后背的固定夹好像没有固定住,他紧紧抓住车头的把手,生怕被甩飞出摩托。这里已经不是室内了,在离开有着霓虹光影的昏暗室内时,室外亮堂的日光将眼前抹上了一片白。

待白光散去,睦月始只看见了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离开地面约四层楼的样子,这一瞬的高度差,让他的心蓦然加快。

3——

速度产生的风与室外凛冽的寒风扑面而来,尖叫声越演越烈。

4——

一个过弯,睦月始将身体前倾,想要呐喊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一张嘴就被灌了满口的风,他只好将头往下些避开了往脖颈里钻的凛风。寒风扑面,眼睛都要张不开了。他突然有些后悔坐了第一排。

旁边有笑声传来,是霜月隼。

睦月始转头去看,被寒风扫荡的魔王大人眯着眼睛嘴角笑容被风扯得七零八落,只有哼笑声,混在风声和尖叫声中,虽然轻微,却还是被国王大人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

因为是并排的缘故?

大概是察觉到了,魔王大人转过头,笑容因着风有些滑稽,眯起的眼睛里流淌过碧湖,他张了张嘴。

嗯?睦月始来不及想更多,就被一个上冲下冲的弯道逼得闭上了眼睛。

7——

不知何时圈数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

Hajime。

他想,那应该是在叫他的名字吧。

8——

结束了。光轮摩托载着他们回到了室内。恭喜他们获胜的电子音从旁传来,回应的却是各种哈哈哈呵呵呵好刺激好可怕好想再玩一次等等的声音。

 

拖着有些腿软的身体从摩托上走到出口,睦月始摸了摸口袋发觉手机还在,不禁松了一口气,在内心想,不,我不要再来一次了。

身旁的人有些安静,睦月始看了看他,“真厉害,你都不怕吗?”

“怎么会,我可是现在都还腿软着呢。真可怕啊。”霜月隼有些苍白的脸埋在高领中,眼中隐约带着笑意。

睦月始看着他,将手里的围巾的另一头绕到了对方脖颈上。

“走吧,下一个项目是什么?”

 

下一个项目是——小矮人矿山车。

睦月始瞪着手中的Fastpass,这乐园里还有第三个过山车吗?

“走吧!”已经完全从上一个过山车项目中恢复过来的魔王大人兴致勃勃的勾着睦月始的手臂向目标走去。

如果他没记错,每张票只能每隔两小时领取一次快速通行证吧?

“你哪来那么多的Fastpass?”国王大人盯着霜月隼手中一排快速通行证,简直可以打牌了。

“嘿嘿,一点小小的魔法。”魔王大人竖起一根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

用魔法作弊可不好哟,魔王大人。

“好孩子千万不要学。”睦月始扭头一本正经。

 

即使拥有了Fastpass,也挡不住人多要排队。睦月始同霜月隼站在等候通道内刷手机,刚回复完搭档弥生春的问候,就被旁边人一阵夸张的颤动拉回了注意力。

霜月隼将手机递给他,就看见两个人在极速光轮上被定格的一瞬。

因为风而扭曲的表情,确实难以形容的滑稽。啧,怎么没发现那里居然还有拍照的,睦月始刚想抢过来删除,就发现对面人已经付款下载了。

因为动静有些大,引起了旁人的注意,睦月始只好按下用铁爪功逼人就范删照片的冲动。因着魔王大人的小魔法,他们还不至于被人认出来,但两位男士同围一条围巾且行为较亲密还是让一些女孩子小小的骚动了一下。睦月始看着旁边笑得肆无忌惮的人,挑了挑眉。

大概是经历过了最刺激的过山车,小矮人矿山车反倒没有那么让人感觉可怕了。睦月始同霜月隼坐在同一节车厢,这次不是第一排,也省了被风灌的命运。从高坡俯冲的时候,两人放开了嗓子喊,尖叫声呐喊声,还有告白声此起彼伏。

嗯?告白声?

睦月始不禁睁大了眼睛。

除了风,灌进耳朵的,还有旁边人的叫喊——

“Hajime——喜欢你——”

 

隼。他感受着风呼啸而过,风势减弱,他在此起彼伏的声音中轻轻开口。

我也喜欢你。

语调平缓,呼出的白气飘散在风中,他回过头,就看见那人被冻得通红的鼻尖和睁大的眼睛。在矿山车通过漆黑的隧道回到终点的时候,他轻轻抬手碰了碰对方的鼻尖。

 

一个上午玩过了两个高刺激项目后,饶是魔王大人也有些吃不消了。不,主要还是被自己心心念念的国王大人告白了的缘故吧?

在梦幻世界转了一圈,还是选了一个看上去挺童趣的项目来平缓国王大人扔下的炸弹。

小熊维尼历险记可算是每个孩子童年的必备故事,因此在这里排队的大多都是带着孩子来的家长且以家庭为单位,像他们这样的两个单身男士往里一站,倒显得鹤立鸡群起来。

秉着反正谁也认不出他们的真身,睦月始倒是淡定了许多。反观一旁的霜月隼,鼻尖至耳垂都泛着红色,像是被冻的。

“冷吗?”看着将半张脸都埋进围巾的人,睦月始问道。

“不……”话还没说完就一个喷嚏。

大概是极速光轮上冻的,那个项目有规定不能围围巾,而且速度太快导致风也猛烈。回忆了一下魔王大人迎风疾驰的身姿,再看看现在裹紧大衣快缩成一团的样子,睦月始有点忍俊不禁。

又一阵风过,身旁的大人们挤成一团把小孩子围在中间,就像一只只帝企鹅。

睦月始侧了侧身,挡住了一点风。

“要来吗?”

霜月隼抬头就看见国王大人正一点一点解开大衣的扣子,将大衣敞开。他愣了一下,迅速心领神会地扑了上去抱住了对方:“Hajime!真温暖!”

睦月始用大衣将对方和自己裹紧,笑了笑。

埋头在睦月始肩膀的霜月隼觉得自己心跳都要藏不住了,他眯着眼睛嘿嘿地笑了一会儿,抬眼的时候发现对面趴在自己父亲肩头的一个小女孩正望着他,漆黑的眼瞳中满满都是好奇。他冲女孩儿咧了咧嘴,傻笑了一下,然后再次埋入了睦月始肩膀。

对方的体温正源源不断地传来,连同心跳,这样拥抱着,就像是化为了一体,天地万物都无法打破这个爱的屏障。

等他们从小熊维尼的童话世界出来的时候,霜月隼怀里多了个屹耳抱枕。

霜月隼很喜欢那个叫做屹耳的小驴。几乎是一见钟情。一路上都捧着不撒手,还时不时亲亲它的鼻子蹭蹭软软的背脊和肚子,在去往宝藏湾看5D的加勒比海盗时工作人员因为提醒了一句小心淋湿而被霜月隼拉着问了三遍:真的会湿吗?最后还是国王大人看不下去一把拉过对方的围巾牵走了他才解救了被问得直冒冷汗的工作人员。

坐上小船的时候,睦月始没忍住问他,那么喜欢屹耳?

嗯,霜月隼点点头,把脸埋入屹耳的肚子蹭了蹭。

“以前看小熊维尼的故事,最喜欢里面这只呆萌的尾巴总会不见的屹耳啦。”他侧过脸看国王大人有些郁闷的面容,悄悄笑了。

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是Hajime送给他的啊。

吃醋了呢,国王大人。

 

坐着小船经历了一番杰克斯派罗船长的冒险旅程,身临其境感在他们离开宝藏湾的时候也还是回味无穷。

“迪士尼真是厉害。”

不管是童话般的城堡还是科幻的场馆,每个项目都十分精彩。花车游巡在经过他们身边时,霜月隼兴奋地朝他们招手,不知是不是施了魔法的缘故,空中还飘下了彩带和花瓣。

 

睦月始站在阶梯边看远处的风景,那个巨大的圣诞树到了晚上应该十分漂亮吧。

“接下来去哪里?”他转过身问。

霜月隼正趴在栏杆上极目远眺,一手遮在额头,像是在模仿哪个卡通人物。

“那就……这个吧?”

旋转木马,据说是每个女孩的梦想呢。

睦月始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傍晚时分街灯鳞次栉比地亮了起来,明黄的灯光使整条大街都洋溢着暖暖的氛围,连寒风都不能阻挡每个人脸上的笑容和惊艳。

旋转木马之旅受到了一点挫折。霜月隼手里牵着那个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女孩与睦月始一同站在圣诞树下。

女孩与父亲走散了,大概是被旋转木马的人流冲散了吧。好不容易在女孩外套的口袋里找到了她父亲的电话,睦月始打了过去告知了一下自己的方位。霜月隼则蹲下身安慰哭泣的女孩。

“哥哥会魔法哦~看!”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颗糖。

“爸爸什么时候会来?”女孩含着糖口齿不清地问道,脸上还有没擦干的泪痕。

“很快。”睦月始掏出纸巾替她擦干泪水。

“我想去玩马马。爸爸说人很多。”

“所以才走散了啊?”睦月始抱起女孩让她去摘身后圣诞树上挂着的小球,亮着灯的小球很快转移了女孩的注意力。霜月隼趁机将旋转木马的快速通行证塞入了小女孩的口袋里。

小女孩的父亲没过多久就找来了,分别前,霜月隼凑近小女孩儿耳边悄悄说:圣诞老人送了礼物在你口袋里,千万别忘了哦。

女孩眨了眨眼睛,霜月隼也冲她眨了眨眼睛,指了指自己的口袋。

全程围观的睦月始将对方作别的手牵入自己的大衣口袋,调整了两人的围巾后慢慢地向城堡侧面的花园走去。

红皇后的花园,是个算不上迷宫的迷宫,白天就是个普通的小花园,华灯点亮后倒是有了一番别样旖旎的氛围。

睦月始牵着霜月隼在迷宫里兜兜转转,倒不是真的很想从那个一眼就瞟见的出口出去。疯帽匠的茶话会在夜幕降临后倒是热闹了起来。

在一处长椅上坐下,睦月始问道:“还有吗?”问的是Fastpass。

霜月隼笑了笑:“没有啦。”像是证明一般,他将口袋翻了出来。

 

迪士尼的夜空下,灯火通明的城堡在树枝和明月的映衬下更唯美了。

广播中传来烟火表演的提示,红皇后的花园也即将关闭。他们又坐了一会儿,才向着米奇大街的方向走去。

漫长的街道,两人安静地走着。人群都聚集到下街的城堡正门处观看烟火表演了,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街旁的椅子上坐着休息。

“看完烟火就回去吧?”

“好啊。”

身旁时不时传来这样的对话。

“Hajime,”霜月隼拉住了还在往前走的人的衣角,“今晚,我可以去你房间吗?”

睦月始回身的时候,路灯熄灭了。第一颗烟火在城堡上方炸响,照亮了夜空。

随着响起的音乐和投射在城堡上不停变化的迪士尼人物,烟火也在不停地变换颜色,由单数到复数;渐变的,纯粹的颜色,炸成了无数朵花,歌曲高潮处有火焰喷射而出,瞬间爆发的热浪驱赶了寒风。

那些缤纷的色彩,明媚的火光,倒映在霜月隼的眼瞳中,将对方的眼瞳洗刷成了透明的琉璃色。

在又一次火光炸开的时候,睦月始凑近霜月隼的耳朵,在他耳垂上留下一个轻吻:“随时欢迎。”

在数不清的烟火下,在漫长的街道上,在人群中,即使黑夜漫漫无灯相照,牵着的手传递的温暖,就是彼此的道标。

烟火盛会还在继续,他们却已经走到了乐园门口处,借着又一次迸发的明亮焰火,霜月隼看见了前方牵着他的人鬓角遮不住的耳朵。

或许是因为寒风萦绕,那粉色怎么也消不下去。

 

——END——

 

#另一边#

把两个最麻烦的人赶出门将整个宿舍彻底大扫除了一遍的Procella和Six Gravi分坐两个被炉一边吃橘子一边看电影。

“说起来,隼桑和始桑什么时候回来啊?”

“应该要等烟火表演结束后吧。”

“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始桑。”

“啊,希望我们家的魔王大人没有欺负国王大人呐。”

“我倒希望我们家的国王大人没有对魔王大人动用铁爪功就好。”

“嘛,总之他们两个不在我们才顺利将宿舍清理了一边。”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也想去迪士尼啊……”


----------------------------------------------------

突然想起有一个场景明明记下来了但是忘了写进去OTZ……就放在最后吧,时间应该是烟火表演和旋转木马前,夜灯已经点亮,Fastpass也用完的时候:

兜兜转转两人坐上了一搜小船,随着音乐喷泉周游迪士尼各个熟知的童话故事,灰姑娘、白雪公主、美人鱼……在路过美女与野兽的雕像喷泉时霜月隼吃吃笑了起来,他指着旋转跳舞的雕像对身旁的睦月始悄声说道:看,美女与野兽。在睦月始有些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又比划了一下他们两个。

“国王……和野兽。”

“不对,”睦月始揪了揪围巾抬起对方藏起来的下巴,“是国王和魔法师吧?”

是魔王大人啦。

————————

还有一个场景,应该是在等小熊维尼入场的时候:

霜月隼突然说道:我希望全世界都有你。

睦月始拉起他的手,将自己的手同对方相握:给你,你的全世界。(但是放文里好像放不进去,太煽情了OTZ

-----------------------------------------------------

相信聪明的各位已经看出来了,没错我就是来给迪士尼做广告的(虽然没有广告费

迪士尼真的!晚上!超美!!!

好玩的地方也很多~~

我觉得,世界上的每个迪士尼,都挺值得一去的~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