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月见。【省电模式on】

【恭介x希斯】等风来

高中以后的故事。 
久我恭介X支仓希斯 
一点也不热血,

所以非常OOC。

以上。

 

——你还在等我吗?

——我还在等你。

01# 
一目町的街角有家名叫“是风”的咖啡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张的,等左邻右舍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就已静静地坐落在那里了。若是不走进去,你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它卖什么,摆着简单的店名招牌挂在墙头,安静又低调得仿佛刚涉世的孩童。

但绝不是没有存在感。

一目町之所以叫一目町,就是因为地势由高到低,由窄入宽。不管是往上走还是往下走,你都能一眼就将整条街望尽。而最显眼最能在一瞬捉住你眼球的,就是街角那个三角式的地理位置,在平缓的一直道上,突兀地尖锐。

“是风”就坐落在那里,那个黄金位置上——与地铁相隔一站路——在街道众商铺都盘算承包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并且迅速成为了附近小资青年们的心头好。

“前辈,工作结束后和我们去喝一杯吗?最近那个街角的店上热搜了呢,之前一直路过看到,没想到原来它是家咖啡店啊。据说很不错呢!”

支仓希斯手里的动作一顿,差点将衣服掉地上。他迅速把将将触及地面的衣摆捞起,把衣服整理好挂上衣架——如果让黛安姐看到非剥他一层皮不可。

“噢,那家店啊。你们去吧,我对咖啡有点过敏。”婉拒了后辈的邀约,看着他们吵吵嚷嚷欢快地向公司外走去,支仓心中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怀念更多些。看着他们就像是看见了高中时的那些后辈,但他却已不是那时候的前辈了。

去车库取车的时候,他看着车门上自己扭曲的倒影有些发愣。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就是突然发现自己老了的五味杂陈感。真是不像样啊。他歪着头看了看,最终放弃了取车。

反正车站也挺近的。

去车站一定会路过“是风”,其实哪怕开车也一样。总是第一眼就看到它。位置也太好了吧!支仓在心中吐槽。这种明明不想看见,却总是会一眼就看见,蛮横地抓住别人的注意力,让视野被充斥的强烈焦躁感让他每次经过总要“嗤”一声。

他比谁都了解,这不过是他的自我感受。事实上这家店只是安静又无辜地坐落在这里,是他无法不去在意,而每次的无视只会让自己更烦躁。

因为他比谁都了解,了解这家店,了解这家店的主人。

而那个人有多么固执,他更是比谁都深有体会。

 

02#

支仓希斯在跑完高中最后一场End of Summer后便因为腿伤加剧“退役”了。“退役”是他面对后辈们不舍难过又惋惜的面容下的自我调侃,他曾拍着藤原尊的肩膀说,方南STRIDE部就靠你发扬光大了!他曾安慰小日向和门胁并嘱咐他们多招募人才,他也曾像哥哥一般揉乱落着泪的八神陆的脑袋。然而面对久我恭介,他愣是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所有的眼泪都在他们转身后不甘心地落了下来。找了个角落拳头也砸了哭也哭过了,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对面正站着此刻最不想见的人。

恭介……

然后他就跑了。一点都没看见身后想要拉住他的那人失落的脸。

现在回想起来,支仓希斯停住脚步捂住脸,感觉实在太丢人了!

身旁风铃声涌起,开合的门内飘出了咖啡的醇香,像那人的发尾轻扫过他鼻尖,让支仓觉得鼻尖痒痒的。

从“是风”第一次出现他便注意到了,毕竟除了那一目了然的地理位置,还有那像极了久我恭介风格的店名。但他并不是很确定。

自“退役”后,他便跑去做了姐姐公司“D’s国际”旗下的模特,然后又被雷厉风行的大姐丢到了这家在一目町稍有起色的子公司,美其名曰锻炼。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本应同其他STRIDE明星选手一起活跃在国际赛事舞台上的久我恭介突然就这么消失了。

而一目町也多出了这家乖巧低调的店面。

为什么说支仓希斯还不敢确定这家店的店主,却又很肯定那一定就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

因为他从这家店冒头至今,一步也没敢踏进去,又因为,他实在非常了解久我恭介这个人的固执。

就像高中时期,面对前辈的泄愤,为了保住方南STRIDE而自己选择了背锅,一声不吭地任人误会。

就像他说,你是我的搭档,我们要跑便一起跑,于是就跑过了一整个学生时代的春夏秋冬。

而现在呢?又是固执地抓住什么不放,执意地留在这里。

直到脚步声和欢笑声在耳后响起,支仓希斯才猛然回神。

糟糕!忘记做伪装了!

他摸了摸身上,幸好口袋里还塞着一副墨镜。他迅速戴上并遮住半张脸装作看风景,毕竟现在他算是有点名气的模特了,更何况“D’S”子公司的玻璃上还张贴着他的半身海报,在这个一目町实在是显眼过了头。

少女们的聊天声和欢笑声从旁经过,支仓希斯敏锐地从中听到了“长发”、“美男”这样的字眼。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店门。

风吹铃响。他的目光不期然同门口站着的人相交汇,门内人发丝轻扬,眼里有光一闪而过。他似乎欲言又止,但支仓在他开口前就扭头转身走了。

希斯……

 

03#

支仓希斯回到小公寓的时候脑袋还有点晕眩。他干脆躺倒在床将脸埋进了枕头里。

为什么要逃呢?这怎么看都是落荒而逃吧?许久不见的挚友也许只是想向你打个招呼。支仓回想那时站在门口的久我恭介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如果开口的话,毫无疑问一定是……

啊啊,所以到底为什么要逃跑啊?!难道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吗?!

话分两头。

在支仓希斯躺倒在床抓狂的时候,另一边的久我恭介也有些愣神。

他在不小心把奶油挤到华夫饼旁的咖啡里,不小心把奶盖加成了果汁,拉花的时候拉成了一朵残花后,终于决定打烊休息。

虽然顾客们稍有微词,但凭着他出众的颜值温柔的气场还是将不满化为了担忧和关心。

收拾东西在失手打碎了第二个盘子后,他终于决定今天还是什么都不要干了。

那是希斯。他靠在水池边回想今天路过店门的身影。毫无疑问。但他却不知道该不该叫住他,只不过一个犹豫,希斯就走了,想到这里他就有些难过。

今天,没有合适的风。

没能……传达给他。

久我恭介这个人,要进行描述的话最多的堆砌词大概就是温柔。这是第一眼最片面的印象。其实他自己更清楚自己的任性和固执。不会放弃的绝不放弃,认定了的就绝对会追逐到底。除了刚开始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如今掌握了目标,还终于同目标见了面,那么接下来,就是双方彼此的耐力对抗了。

于是第二天,他就将店门大开,像是在等着谁光临一样,时不时地看着门口发呆。

“店长?在等人吗?”有侍者好奇地问。

“不,”他笑了笑,继续手中的咖啡烘焙。

我在等风。

一目町的风是柔和的。这里没有东京市区的繁华和喧嚣,有的只是透过树枝斑驳落下的淡影,和偶尔街坊邻舍的试探。带着一丝小心翼翼,带着平稳和安然。只有地铁站和巴士经过时才有的热闹,会给这些平淡多增添一点繁华都市的色彩。

安稳的郊区,真的是你的选择吗?希斯……

久我恭介再次想起了那个耀眼的舞台和被炫目的灯光照亮的跑道。红白相间的初始跑道,似乎看不到尽头,在其上的各处障碍物都不能阻拦他飞扬的心。耳机里调试员喊着“Stand by”却不是他熟悉的声音。身旁经过的是各种肤色的人种,偶尔在人群中会看见一两个熟悉的人,但没有一个是能与他互相击掌相视而笑的那个——那个人有着飞扬的金发,和绿色的眼瞳。

这里没有他的风。意识到的那一刻,他在跑道上停下了脚步。对手从身旁疾驰而过,风掠过了他,却没有带回他飞扬出去的心。

他的心,早已被那个人掠起的风带走了。他比谁都清楚,不管是希斯还是他,都不会是耽于安稳现状的人。

教练给了他六个月的时间,最大的宽限。如今也即将要到头了。

希斯……

就在他将手中的碾磨完的咖啡豆倒入滴漏进行过滤时,门口的风铃骤然响了起来。

剧烈的风刮进来了——

被吓了一跳的侍者看着门口扶着双腿大口喘息的人,似乎有点眼熟呢。

“客人?”

那人气息不匀,汗水还顺着下巴滴落。他努力喘了两口气平复下来,抬眼看向不知何时已从柜台后走向前来的久我恭介,随后有些急迫地直起身迈向对方。

“恭介……”

 

04#

支仓希斯觉得从昨天下午在“是风”见到久我恭介开始,就像是打开了什么Switch,安稳平和的生活就像顺着水流被冲入了下水道一般,各种不顺铺天盖地。先是摄影时踢到了线头拉断了电线,之后背景板突然砸了下来。万幸没有人员受伤,但是抢救工作进行得人仰马翻。好不容易将新一季的广告拍摄完,摄影师突然发现自己的摄像机黑屏了……等等等等的一系列意外事件,还不包括拿资料时被纸张划伤手指这样的小事,这一天过得简直让人心累不已,支仓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水逆了。

然而事件还没完——

“所以说,你那是心理问题。你的脚已经完全好了,完全没问题了!医生不是这样说了吗?”电话那头黛安姐声音一如既往气势十足地回响在他脑海里。

此刻他正飞奔在一目町的街头,追逐着前方某个身影。

好不容易应付完了这状况百出的一天,在公司后辈的执意邀请下他们打算去大吃一顿放松身心。结果刚走出公司大门,就被人抢了包。虽说一目町是个平和安稳的小地方,但郊区往往也存在一些扒手小偷。之前就有关于专门坐地铁来这蹲守抢包的一些传言,大家都觉得要抢也应该在车站和地铁站才是,没想到这次就中奖了。

被抢的是平时挺要好的一个后辈,支仓也受过他不少帮助。但他会追上去倒不是什么见义勇为,只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等支仓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追着那个抢包犯跑了两条街了。

腿,尤其小腿,那个曾经受过伤的地方有隐约的痛感传来。他和那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大了……

真的还有必要追上去吗?追不上的吧。

喘息声粗重,毕竟有一年没跑过了……这样想着但他还是没停下来。这条街的商铺有些还挂着他的海报。不妙啊,支仓想,被人看见就很不妙了。

——当红炸子鸡,一目町有名模特为何狂奔在街头形象全无?

他简直可以想象黛安姐处理这条消息时会怎样咬牙切齿并准备将他扒皮抽骨了。而秀娜姐那翘着兰花指笑得啊哈哈哈的形象也在他脑海浮现不去。

可恶。支仓希斯咬了咬牙,都是前面那个混蛋的错。

他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呼吸频率,小腿似乎有些抽疼,但也不是不能忽视。向着前方一个大迈步后起跳,顺着栏杆滑入另一条道抄近路。

有风……或许是因为处在了下风口,周边都被楼房遮挡了,这里反而成为了风道。

在顺着墙跳下的时候,支仓脚滑了一下。

——跑起来。如果跑起来的话,会觉得有风在身后推着你前进。

不期然的,他想起了久我恭介。

你在追寻的是怎样的风景?你要追逐的是怎样的风?

现在的我,能不能成为你等候的理由呢?

路口,手里拽着包的抢劫犯身影出现了。

啊,这就是答案吧——

支仓希斯一个大跨步,借着墙体起跳,在抢劫犯察觉到而惊异的目光下狠狠扑上了对方停滞的身影。

 

05#

他欲言又止,答案都藏在了那人单单注视他的眼瞳中。

什么都不用说了,他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那只手。

 

——END——


新年第一篇。填坑还债,总算写完一篇QAQ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