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始隼】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睦月始X霜月隼


真情实感,痛不欲生,肉眼可见的OOC。


and……这是一条鱼_(:_」∠)_春节1.0模式即将启动……


以上。



01

睦月始在穿过走廊时朝Procellarum公共休息室望了一眼,就见到了不知为何趴在桌上皱着眉头还在哼哼唧唧的霜月隼。

“隼?怎么了?”

听见声音的霜月隼抬起头,本来有些无精打采的脸在看见门口的人时立时振奋了起来:“Hajime!我……牙疼。”

牙疼?睦月始走向前仔细端详对方的脸,确实有点肿的样子。

“蛀牙吗?”难道是哈根达斯吃多了?

“不是……里面在长牙。”霜月隼鼓着脸有些郁闷地回答。

长牙?智齿?睦月始挑了挑眉。

“张开嘴让我看看。”说着他便抬起霜月隼的下巴看了看。

在霜月隼张开的口腔内下排牙齿的最右侧,有一片红肿,仔细看去就能发现有一个小小尖锐的物体正冒着头。

确实是在长智齿。

智齿这种东西,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长,而有些人则是神不知鬼不觉就长完了,然而大多数人却是要经历几番痛苦挣扎而且还是反复且持续性的,并且就算这样,也不一定能长好。

睦月始当机立断:“在发炎之前去医院拔了它吧。”

“诶?!”霜月隼往后缩了缩,医院什么的实在不想去啊……好可怕的……

“乖,我会陪着你的。”这么说着的国王大人温柔地摸了摸霜月隼的脑袋,就好像眼前的魔王大人和爱宠黑田没什么区别。

莫名被撩的魔王大人傻愣愣地点了点头,就被国王大人拉着跑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同文月海一起进门的弥生春,在两人的问候下,睦月始简单地交代了一下事情经过。

“总之,趁着还没发炎,我先带隼去拔牙。”

“辛苦你了。”文月海看着手牵手逐渐走远的两人,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结果一转头,就对上了弥生春略带深意的眼神。

“怎、怎么了,表情这么可怕。”

“没什么……就是觉得始不知为何特别热衷带人去拔牙,难道是恶趣味?”

“哈?”文月海一头雾水。

“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长智齿,他知道以后就一直要带我去拔牙……”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可怕往事,弥生春的表情都阴暗了起来。

“然、然后呢?”文月海总觉得自己发觉了什么黑国王大人不为人知的秘密。

弥生春面无表情地扫了文月海一眼,那眼神让已经进入暖气充足室内的文月海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在脑内想象了一下被牙医和睦月始联手欺负的魔王大人的形象,文月海摇了摇头。不,不可能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为隼祈祷一下吧。文月海同弥生春心照不宣地为魔王大人画了一个十字。

 

 

02

由于被牙疼折磨,魔王大人平时在出门前都会施下的不被人发现真身的小魔法此刻也半点施展不出来。所幸由于天气寒冷,路上的每个行人都带着厚实的口罩裹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围巾,所以他们走在人群中扮相与他人相差无几倒也不完全显眼。

医院里人不多,睦月始熟门熟路地拉着霜月隼先去挂号,再去拍片,最后拿着拍的片子回诊室交给医生做最后的定夺。

“这里。看到了吧?”医生指了指片子上那颗一半隐藏在牙肉里的智齿。

长歪了,歪得很明显。别的牙齿都是向上或者向下生长的,唯独它横向生长。

“所以单靠它自己长是永远都长不出来的。”医生冷淡的语气让霜月隼有点紧张。

“所以拔了吧,不然会一直反复痛下去。”医生下了定夺。

既然医生都那么说了,长痛不如短痛。霜月隼任命地奔赴了手术躺椅。在手术开始前,霜月隼拉着睦月始的手,用有些可怜巴巴的声线说:“Hajime……我害怕……”

睦月始看着他刚刚一副英勇就义现在又立马现原形的模样有些好笑,虽然一开始确实是为了某些不足为道的恶趣味,但看他这么乖,反而有些心软了。于是他凑到霜月隼耳边轻轻地说到:“拔完以后,就给你奖励怎么样?”

霜月隼的眼睛立刻亮了一下。

“那……等下手术的时候可以一直牵手吗?”

看着对方亮闪闪的眼睛,睦月始有些叹息。就当是额外给予他这么努力的奖励好了。这么想着的睦月始,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

睦月始本坐在诊室门口离霜月隼最近的椅子上,两个人伸长手臂握着对方手的情景很快引起了一些小护士们的围观,睦月始时不时就能察觉到一些有意无意扫过他的视线。医院到底不比街上,暖气十足,戴口罩比较显眼,因此他们一进医院,霜月隼就强制自己施了魔法,但由于牙齿痛,魔法一直不太稳定。睦月始有些担心是不是被人认出来了。

在第五次扫到隔壁诊室的小护士转头看他的时候,睦月始和她对视了一下。女孩子朝他害羞地笑了起来,和同事聊了什么后就直朝他走了过来。

不会真的认出来了吧?

“那个……冒昧问一下。”女孩子眨着眼睛,脸颊泛红。她看了看睦月始,视线又游弋到了诊室内,然后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诊室里面那位,是您恋人吗?”

虽然没认出两人的真身,但引起了别的误会的样子。

恋人吗……睦月始看了看诊室内正在进行拔智齿手术的霜月隼。从他的角度看不见对方的脸,但从与他相牵的那只手紧紧握着他的力度就能感觉到,一定不轻松吧。不知为何,睦月始现在能清晰地脑补出对方眼泪哗哗的样子。就这么否定的话,霜月隼就太可怜了,于是他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

直到女孩兴高采烈地离去,睦月始才反应过来自己回应了什么。他又呆坐了一会儿,最后回到了诊室内,代替了那个在旁边给霜月隼擦眼泪的护士。

 

 

04

霜月隼在哭,很安静地流眼泪。这倒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实在很痛。

医生把老虎钳塞进嘴里的时候他还能安慰自己有麻药和Hajime给的勇气,而且为了维持魔法,也需要坚定的意志。

然而麻药半刻钟后就过了,接下来就是难以形容的无边地狱……不知那颗横着长的智齿为什么那么顽固,总之老虎钳死活无法拧下它,接下来就是牙肉被割开……医生性冷淡一样的声音犹如恶魔:“取不出来呢,把小榔头递给我,我把它上面的敲碎再弄下面的……”

什么上面下面,榔头是什么啊……霜月隼想说话,但唾液不由控制地在嘴角滑落,嘴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小锤子和榔头的每一下,都砸得霜月隼头脑昏沉,这已经不是牙疼了,有种浑身都疼的错觉。他只隐约听见医生说要拿电钻的声音。瞬间,委屈也好,疼痛也好,各种酸楚在心脏炸开。

Hajime……他在内心呼唤。

魔法还有没有在维持他也不知道了。

“啊呀——”他听见护士惊叫了一声。

“怎么哭了呢?”

滑过脸颊的泪水被人用指尖一点一点地抹去,他听见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Hajime!

那人的手还与他紧紧相握。

霜月隼睁开眼睛,隔着朦胧的泪水看向对方,伴随着医生的一句都取出来了,瞬时,地狱又变成了天堂。

 

探照灯下的霜月隼有点惨,虽然泪痕被睦月始擦去了,但是湿漉漉的眼眶泛红的鼻尖还是暴露了他。嘴巴因为塞了止血纱布而鼓起了一块儿,目前是只能吸吸鼻子揉揉眼睛,连话都不能说的状态。

医生让他起来后就要给他看那颗碎的七零八落的智齿,霜月隼瞥了一眼就死活都不要再看那一团血糊糊的东西一眼。

什么恶趣味,为什么拔完牙还带展示的?!他把自己往睦月始背后缩了缩,又揪了揪对方的袖子。

睦月始揉了揉他的头,“回去奖励你哈根达斯。”

霜月隼的眼睛又亮了一下。

“回去两小时内不准吃东西。不能吃冷饮。”医生冷淡的声音瞬间打破了霜月隼的美梦,“热的也不行,纱布咬45分钟再吐……”

等医生一通念完医嘱,霜月隼简直要暴起了。

“最后,你上面那颗智齿下周来也拔了吧。”丢下最后一颗炸弹,医生挥挥手将两人赶出了诊室。

霜月隼被炸了个猝不及防,离开医院的时候自己脸上的口罩和围巾都是睦月始给他戴上的。

“Hajime……”霜月隼咬着纱布口齿不清地唤对方。

“嗯?”

“说好的,奖励。”

睦月始回头,就看见霜月隼那一双闪亮亮的眼睛。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

“回去让海给你煮粥。”睦月始转过身继续往前走。他还没想好呢,早知道就不答应那么快了……

霜月隼愣了一下,看着走远的人影,瞬间感觉到了被欺骗。他一把拉下口罩冲前方的人影大喊:“Hajime——”

“你干什么,血都留下来了!”

睦月始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去,抬起对方下巴检查纱布有没有移位,接着擦去嘴角留下的血水。在霜月隼还想开口前一把合上了对方的嘴。

被迫闭嘴的霜月隼鼓起脸,但下一秒就被睦月始用手指戳破了。

“不准鼓起脸。”睦月始一边说着一边将口罩给他戴上。口罩一下子就遮去了霜月隼大半张脸,只留下一双直愣愣瞪着他的眼睛,还带着湿润的睫毛和微红的眼眶。

睦月始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大街上寥寥无几的人,然后隔着两人的口罩,贴上了对方的唇。

分开时,睦月始拉下口罩,凑到霜月隼耳边:

“下周把上面那颗智齿也拔了吧?”

刚被隔着口罩的暧昧和耳边撩人的热度弄得脸红心跳,下一秒又被一记僵直暴击的霜月隼在寒风中冻成了冰块。

看着面前卡壳的人,睦月始抬手轻轻捏了捏对方的鼻尖,然后笑了。

那是冬日暖阳。

霜月隼眨了眨眼睛,默默掏出了手机。

 

 ——END——


评论(1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