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船铁】Falling Down upon the Sun

 

Jack Sparrow X William Turner

 

OOC.

 

一时兴起,把加勒比海盗三和四补了,然后……

 

就是这样。他们属于彼此,我只是有点鸡血。

 

本来想卖卖安利……结果发现自己剧透太多,算了,就当给即将上映的5打个广告好了otz

——————

 

01

太阳渐渐沉入远方的海面,将那一片海和天都燃烧成了绛红。

这是不知第几个十年,总能见到的画面。就像是命运镌刻在世界上的身影。

说起命运,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Will Turner此刻正趴在船舷上努力眯起眼睛,企图在这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用肉眼搜寻某个大概已沉入海底被鲨鱼分食的人影。然而这到底是一无所获,毕竟每十年都能和某个人在不可能相逢的海面偶遇什么的,想想也太巧合了。

 

命运就像是眼前那只剩一线的残阳,在黑暗的海中若隐若现;命运也是他心口尤带暗红血迹的伤疤,夺走了他的心跳只余下空洞。

命运。让他从一个小铁匠,变成了如今引渡亡魂的鬼盗船长,那是他从前从未料想过,却一步一步接近的,正如Tia女巫的预言。命运,也让他放开了心爱女孩的手。

“我们不能这样,Will。”那天,Elizabeth的眼泪就像大海,让他心疼又窒息。

“我无法忍受你看着我老去的样子……我们分手吧。”她的话语决绝,就像她倔强的性格。“你的心脏,我交给了Jack……我无法保证自己能好好的保守它,很抱歉。但是,他的话,我相信他能藏到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Elizabeth……”

“我很抱歉,Will,十年太长了。”她的手轻抚过他一如当年的脸,她已经不再年轻,眼角添上了细微的皱纹。她还剩下多少个十年呢?

“答应我,”Elizabeth最后在他耳边轻语,“如果哪天……不要亲自来引渡我。”

那个成为了海上霸主的女子,最后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她自己的船,挺直的背影在Will的眼中烙了一道伤。此后他再没有在海上遇到过她,只希望她能有不一样的人生,能够获得幸福。

 

口中朗姆酒的滋味变得苦涩起来,海中的最后一道光也已熄灭。这是这个十年的尽头,也是下一个十年的开端。在Will沉浸于回忆的时候,他们已随绿光回到了世界尽头,新的任务在召唤他们。他饮下口中含了许久的酒液,叹息一声,看来这次是遇不到了,也许一切真是巧合。

就在此时,Will手中的朗姆酒袋被人一把夺了去——

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哟,Sweety,怎么在甲板上吹风呢?放着大好的星空和月亮,哎呀……”

“Jack!你怎么……什么时候?”Will吃惊地探身看向海面,在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身侧,有一条挂着风帆的小木船正随波漂流在它身边,被一根绳索牢牢牵系着。

明明之前什么都没有!

“什么时候登上的船?怎么登上的?Jack Sparrow总是有办法。”眼前,Jack Sparrow——大名鼎鼎的海盗王,笑着冲Will眨了眨左眼,接着仰头一口灌入酒袋中剩余的酒液。他大张着嘴,狠狠地填灌着自己,像是已有很长时间没有遇过如此佳酿,只余些微的酒液溢出嘴角没入衣襟。

这个狡黠的男人,Will看着他不禁松了一口气,带上了一丝自己也不知道的笑意。Will朝船舱边望了一眼,舱门边的父亲冲他笑了笑,接着同其他船员一起隐入了舱内。

云层被海风吹开,露出了头顶大片的星空,皎洁的明月悬挂其上,映照着下方点点的船灯。

“你来干什么?”他看着眼前满足的眯着眼惬意地躺在甲板上的男人,重复着每十年对话的开头。

“来给你讲讲Jack Sparrow的最新冒险故事。”

Will在旁边坐下,望了一会儿夜空,干脆也躺倒在了甲板上。他扭头去看身旁的那个男人,他的脸虽经历海风,却依然容颜未改,带着落拓与不羁,潇洒和自由。他竟也从未老去过。

“我听说你找到了不老泉。”

“Oh,消息灵通!那正是我要跟你讲的……”男人睁着一双满含星光的眼睛,嘴角勾着惑人的弧度,他沉吟了一会儿,似是在回味那段惊险的旅程,接着皱了皱眉一拍甲板翻身坐起,“先来好酒!不然这故事你只能听个开头!伟大的Jack Sparrow船长啊,他丢失了他的黑珍珠,在哪里呢?我的黑珍珠,Oh,她被Barbossa那个坏家伙给偷走啦!他偷走了我的黑珍珠,嘿!我的黑珍珠!我找呀找呀找呀找呀找也找不到……嘿,我的黑珍珠——”

Will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一边唱着一边扭着腰翻进了船舱。他手里还攥着那个喝空了的酒袋,在进船舱前,Jack回头冲甲板上的人一个飞吻,接着像是一脚踩空了般直接滚了下去。

……忘了告诉他船舱进行过整改了,Will眨了眨眼睛耸了耸肩,随后起身扬声呼喊:“收帆——”

不知何时现身又隐在何处的船员们竞相呼应,举起的船灯和火把照亮了整片大海。

 

 

02

故事的开头是可怜的Gibbs,他被诬陷为伟大的Jack Sparrow船长而即将被处以死刑。

可怜的Gibbs啊——Will举杯冲远在不知何处的舵手致意深切的慰问。

满怀爱心的Jack船长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于是他打劫了法官戴上了他的卷发替他坐上了法院的高位并搅混了那一潭泥水。

本该是如此顺利的逃亡——远在天边的Gibbs打了个喷嚏——却又一次被Barbossa那个老混蛋给阻挠了。

“所以黑珍珠去哪儿了?”

“Oh,年轻人,听故事要耐心点……”Jack用酒袋拍了拍旁边船员的脸心想,什么时候这飞翔的荷兰人号里还有这么年轻的小家伙了。他瞟了一眼抿着酒不发一言认真聆听的船长,清了清喉咙后继续说道,“——这都是黑胡子那老妖怪搞的鬼。”

Barbossa也是个有个性的家伙,这么多年同他打交道,虽是死对头却也像朋友。

黑珍珠号被黑胡子用诡异的巫术夺走了,还丢了一条腿。这对Barbossa来说,是比丢了性命还要难以忍受的事情。说到这,Jack又想感慨了。尊严啊,这不容侵犯的自尊……

“敬,Barbossa船长——”

众人举杯。

Jack抬头看了一眼主座,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挤到了Will身边冲他酒杯碰酒杯地干了。

船灯下,Will的眼里如燃烧的火焰,嘴唇因着酒液而湿润,在光下泛着诱人的色泽。

Jack舔了舔唇,有些想吹口哨。Oh,Beauty……虽然从前就这么觉得了,但十年果然是催化剂吗?趁着眼前的美色,他勾了勾嘴角,一把喝干了酒杯。

故事的线索是那张地图,从这里开始,就要分两条故事线了。

你想听哪个?Jack冲Will眨了眨眼睛。

“Angelica。”

口哨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Jack挑了挑眉,不负众望。但稍微有点不爽是怎么回事?

那个曾经单纯的女孩儿如今也学会了Jack Sparrow的手段。

“名师出高徒,嗯?”Will觉得自己也算是这么过来的,不禁为女孩感到了一丝同情。

“小聪明,不算差。但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Jack做作地摇了摇头,夸张地叹了口气。

黑胡子的女儿,一个为了亲情愿意付出自己一切的单纯姑娘。可黑胡子是什么人,那人是没有心的、真正的妖怪。

 

船舱外仿佛有雷电闪过,噼啪作响,将故事和回忆又带回了那个不详的安妮女王复仇号——

他们正循着地图前往不老泉。一路上风雨飘摇,船上勾心斗角……哦,还有一次不成功的起义。差点,鼎鼎大名的Jack船长小命呜呼,多亏了Angelica出言相助才幸免于难。好吧,其实也没有完全幸免。

船上还有个不知是神父还是牧师的年轻人,为要让黑胡子忏悔他的罪过。但是得说,这个年轻人有奇遇,因为他和一条美丽的人鱼诞生了爱情。

 

荷兰人号上的年轻人们噢了一声,不禁露出了神往的表情。

“后来呢?”有人出声问。

Jack摊了摊手,谁知道呢。反正从此再没见过他。和人鱼恋爱的人,能有什么好下场。

Will好笑地摇了摇头,却也不禁思索。或许这就是命运的神奇之处。

 

不老泉和世界尽头一样神奇,总是藏在你的常识之外。

两个银杯、两杯泉水,外加一滴人鱼的眼泪以及一段小小的咒语。一个为了父亲甘愿献身的傻女儿。选择从来都很简单。

 

“你不会让姑娘死去。”Will冲他举杯。

“噢,你真是太了解我了,亲爱的。”Jack眨眨眼接受了这杯祝酒,仰头就是一口。

用黑胡子的命为他女儿续命,也算是尽了一个父亲的义务,不是么?

故事到这儿就该结束啦,关于不老泉的故事,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因为它已毁在了西班牙人坚定的信仰之下。

西班牙人啊,真是善于摧毁别人的冒险乐趣。

 

“那Barbossa船长呢?他怎么样了?”有个船员听到一半睡着了,此刻还惦记着曾敬仰已久死而复生的海盗王。

“他——现在可以称呼他为安妮女王复仇号的船长啦!”

有船员跳起来欢呼,撞到了Jack的酒杯。

好酒被撒了一半,Jack嘀嘀咕咕着那老家伙怎么这么受欢迎。

Barbossa也是个值得敬重的船长,为了复仇而甘愿做政府的走狗,复仇成功又变回了那个只爱海盗船的家伙。一身荣耀尽归大海。也是,做政府的走狗,出行都要报备和批准,哪儿比得上做海盗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来得自在?何况虽遗失了黑珍珠号,却得到了安妮女王复仇号,想想也不是那么亏啊?

“那黑珍珠号真的沉没大海了?”小船员的话音刚落就被Jack一个瞪眼逼到角落缩了起来。

“黑珍珠号是不会沉没的。”此时Will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敬永不沉没的黑珍珠——”

船员们举杯,声音整齐而统一。

Jack在众人高举的手臂中探头张望主位的Will,在寻到对方的视线后高举酒杯冲他挤了挤眼睛。

收回的酒杯停留在唇边,Jack似是感慨似是愉悦:“敬永不沉没的黑珍珠。”随后一口喝干。

 

 

03

甲板上凉风吹拂。

世界尽头的无风带就在前方,飞翔的荷兰人号正收着帆静静随波逐流。此刻风平浪静,夜色静谧。之前的热闹已经退去,倒是能醒酒了。

Jack和Will正趴在船舷上看船下流淌过的死灵。

“怎么没见黑珍珠号?”

“我让Gibbs——我忠诚的老朋友看着呢。她也经历了许多冒险,现在正休憩在港湾。”

“等待着下一次冒险?”Will扭头看对方,眼里是一轮皎洁的明月。

Jack Sparrow眨眨眼睛,像是星河都落入了其中。

“很棒的故事。”Will由衷表示感谢。

Oh,You are Welcome.Jack脱下帽子行了个绅士礼,虽配上他的服装打扮有些不伦不类,但举手投足之间自成一派潇洒。

“你真的没喝不老泉的泉水?”想了想,Will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哈,那种东西怎么能尽信?Jack Sparrow船长自有他的聪明智慧保证自己容颜不老。”说着眨了眨眼睛。

沉默随风穿行而过,而犹豫不是他的风格。Jack清了清嗓,说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事实上,我这次来不只是为了讲故事的。”

Will勾唇笑到:“怎么,下一个冒险需要我出场?”

Jack近前一步,将人抵在船舷和自己之间。“不止是需要,而是非你不可。”

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过近了。Will皱了皱眉。

月光美人相映成趣。Jack舔了舔嘴角,决定先丢一个饵。

“你知道三叉戟吗?那正是我要寻找的东西。”

三叉戟,有些耳熟,像是荷兰人号的新任务。Will挑挑眉,嘴角有一丝感兴趣的弧度。

Jack等了半天,没等到对方开口。只好再丢一个饵。

“Elizabeth有没有跟你说,你的心脏在我这里?”

想到那个决绝的不愿让他引渡她的女子,Will在心下叹息。“怎么了?威胁吗?”

“不,不,怎么会。”Jack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我是说,我藏在了一个好地方。”他冲Will挤了挤眼睛,凑上前在他耳边轻轻吐息:“你要不要去看看?”

腰上有个爪子缓缓攀上了他的背,Will在Jack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总不见得和三叉戟在一处吧?

不,说不定这人真有本事做到。

Will推开Jack,月光下,Jack的眼中情绪显露无疑却还笨拙地要掩藏起来。

“你知道,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小铁匠了。”

Jack耸了耸肩。

Well……Will Turner——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在几十年的深思熟虑后一把拽过Jack的衣领,狠狠吻上了对方不安分的嘴唇。

哇哦……被人热情款待的Jack眨眨眼,识趣地压下得逞的笑意揽上对方的腰,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远方,有一丝明红正在逐渐升起,暗沉的海面正逐渐蜕变为蔚蓝。

 

——END——

 

“唔,你要是不介意,我们可以先去见见我父亲,他手边一定有关于三叉戟的线索……”

“你父亲?”

“是啊,不然聪明的Jack Sparrow是从何方而来的呢?说真的,我们真的得去见见他,鉴于我已经见过你父亲了……”话未完,Jack冲隐在一边的Bootstrap Bill挥了挥手,然后转过身拉起Will的手,眼里是琥珀的倒影。“他的气色说真的比我还好,你一定得见一见。”

“蒂格船长?我对传闻中保护海盗法典的船长很有兴趣……”

“太好了,事不宜迟!”

“……海神女妖那怎么办?”

“Oh,My dear……总会有办法的……”

“……”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