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透明废柴咸鱼戏精
所有的痛苦都要湮灭在他一个眼神之下
所有的欢愉都因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绽放
所有的流言蜚语,若要化为利刃,必有我血肉筑墙阻挡在外
他是坠落湖面的星光,他的温柔是我一生要追逐的风
在此处,不会离开,也不会忘记的

突然想吃宗谷冬司X岛田开……
没看过漫画的瞎脑补……
一个是如冬雪般的男人,站在遥不可及的高处用他剔透的眼睛看着追逐而上却始终迈不到他身边的人们,就像一个神明,淡漠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出场是风,还飘着小雨,淅淅沥沥。
一个是如冬日暖阳般的男人,看上去憔悴又平凡,却有难以言喻的人格魅力,并且一直追逐着顶端的那个人。
那是冬日里一片温暖的雪……但不管去哪儿都会下瓢泼大雨,一个隐藏都隐藏不了的真·雨男。(岛田:别说了,我胃疼。)

——————————

狮王战第四局,忍着胃疼下到最后却放弃认输的岛田在离开时晕倒了,再次醒过来时却发现不在酒店自己的房间里,也不在医院。
“我在哪儿?”
“会馆的名人专属休息室,我的。”
岛田:啊,一听这声音就讨厌,一看见那张那么多年都没变过的脸就胃疼。
宗谷名人:“你太看得起我了,本来下得那么美丽。”
岛田:“…………请定义一下你说的美丽。”
“就像是生命尽头最后的赌注,那拼死一搏……”就像是漫长黑河的河底,有金色耀眼的光芒泛了出来,那片暖流,真想再触摸一次。
岛田:……跟这个人下将棋真的得有强大的心脏,我还得回去练练。
宗谷伸手去摸岛田的脸,这个是不是也跟他的棋一样呢?
岛田还很憔悴,胃变本加厉地疼,跟宗谷的狮王战累积下的压力更是让他无法好好休息,至今他已有4夜没有安睡过了。但他也不太想留在这里,这个男人30多年来没有变化的脸,让他有些无法直视……看久了还会来气,为什么他头发还那么浓密?!
宗谷却按住了岛田要起身的手。
“再睡会儿吧,就算你现在想离开,但外面还在下大雨。”
外面大雨滂沱,噼里啪啦砸得纸门像要这般破碎去。
屋内却是暖和的,暖得岛田又困倦起来。于是他就着宗谷摁他的力道又缓缓躺下了。
倦意缭绕,岛田只来得及最后看一眼旁边的宗谷名人。
在他躺下后,宗谷名人的视线就回到了棋盘上安静得仿佛根本不存在。只是他还按着岛田的手。
那只手湿热,浸润了他冰凉的手心。
宗谷名人不期然回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跟他相握的手,还是干燥而温暖的。
你还会来追逐我吧?反正不管何时,我都还是会在这里。
银三七。
飞车、桂马。
在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中,岛田沉入梦中。

————————

嘛,就是两个三十好几的男人笨拙地摸索感情之路…………然后悲剧的是,这俩都不太受天气欢迎……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