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月见。【省电模式on】

【小林家的妹抖龙】时光洪流中那根名为希望的微弱稻草

小林X托尔

 

可以跟泷法那篇《请问你要来点龙执事吗》连起来看,分开看也不要紧,我觉得关系不大,只是有姑娘好奇那篇中小林跟托尔的故事,所以备注说明一下。

OOC.

 

 

 

也许我是破碎的星辰

或是一只萤火虫

以悠扬的歌声

它似一束光亮开拓着黑暗的荒漠

只因为我胸间怀着一盏长明灯。

——维森特·维罗多夫《雨》

 

 

00

天空很高,呼啸而来的风裹挟着声声呼唤刮过这片广袤的草原,带着几声不知是谁的叹息灌入了小林耳中。

或许是风声太大了——这在广袤的草原上向来如此——以致那声叹息无力得如同发丝被肆意扯散飘零。

又或许是这里的草长势太高,没有经过打理疯长扭曲尽遮人视线,又如同曾经的单身居所,将她本就不算高挑的身材尽收其中。

也或许是那个恶作剧般的龙之加护……掩了人气味、隐藏了身形。

 

“小林さん——”


“小林さん——”

 

小林站在长势过高的草丛中,对面不远处一身女仆装的龙少女还在竭力呼唤。几丛枝条遮了她的视线,风带着她接近绝望的呼喊灌入了小林的双耳。

她轻叹一声,抿了抿唇。

 

——我在这里哟,托尔。

 

 

01

“——据天文学家观测,33年一度的狮子座流星雨群将在今月17日下午三时左右活动,据推测这是今天最盛大的一次流星雨,每小时天顶流星数量在150颗左右。而据我们的天气观察员预测的接下来一周的天气都将是雷雨天,还望各位天文爱好者在期待流星雨到来时能做好相应的防寒工作。接下来进入新闻播报时间——”

 

“……它这样说呢。”

晚饭后,小林同康娜一起窝在被炉里看电视。本已趴在桌面打起了瞌睡的康娜在听见流星雨时立时振作了起来。

“流星……”她目光定定地注视着电视画面里一闪而过的流星雨资料画面,眼里流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渴望。

小林看着双手撑在桌面半个身体已经挡住了电视机的幼龙,想了想还是开口:“康娜酱,喜欢流星?”

背对着她的幼龙没有回答。厨房里不知在捣鼓什么的托尔此时来到了她身边,怀里还抱着一个石臼:“17号,不就是下周?”

小林翻了翻手机日历,火曜日啊……

“不过人类还真是无聊,一场流星雨而已,还要搞那么隆重做那么多研究。”托尔放下石臼在被炉另一边坐下,摁着遥控器连换了几个台都是在重复今月的狮子座流星雨这件事。
“托尔不喜欢流星吗?”小林撑着脸问道。

“那倒也不是。”龙女仆凑近了点,挨了过来,尾巴在身后晃了晃。“以前也看过不少场流星雨,除了给一成不变的夜增加点乐趣,看多了也没什么意思。更何况那不过是一颗颗死去的星辰,星星在夜空死去化为陨石坠落,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已。”

小林不置可否。她没有那么多文艺细胞,如果抬头就能看见她倒也不在意驻足一会儿看一场,但对特意扛着巨大的望远镜找个好位置占个好山头什么的也实在提不起兴趣。

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也不强求,她一向淡然的很,除了身旁这两头闯入了她生命的龙,她还真没拼命执着过什么,更何况是一个天象而已。

可还没等她思绪转过一圈,就感觉衣袖被扯了几下。

“小林……”

小林转过头,就看见了目光灼灼的康娜,她的眼里仿佛有流光。饶是小林,被幼龙以这样目光看待也有些心软如水的滋味。可她还是硬下心肠,揉了揉康娜的脑袋。

“真是抱歉啊康娜酱。”

她还记得组长在白板上写下的明晃晃的大字——火曜日,交货期。

康娜垂下了视线,显得有点失落。托尔见此便接过了话头:“没关系的康娜,流星雨我陪你去看好了,小林さん那天还要上班,就让她回来好好休息吧。”

“嗯。”康娜应了一声,也没再多说什么,只伏在小林腿上闭上了眼睛。

幼龙如此乖巧倒是让小林有些不是滋味。

 

浴室里,正在给小林搓背的托尔看出了小林的纠结,于是又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陪康娜去看流星雨。

“放心吧小林さん。”她的声音里透露着愉悦。

小林看着眼前镜子里映出的龙少女,突然笑了笑:“托尔还真是像一位母亲呢。”

“什什什、什么!我、我只是在履行作为小林さん专属女仆的职责而已!”背后的托尔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红着脸镇静下来继续手里的工作。

小林看着镜子里对方羞红的耳朵,愉悦地笑了笑,敷衍地回答了两声是。

 

这种一家三口的感觉,还真是好啊。她微笑着想。

 

 

02

“小林桑今天中午吃的年糕?”一旁的泷谷真拿出面包好奇地朝小林那头望了一眼。

“唔……看上去并不是呢。”小林打开便当盒看到的就是一团白白的年糕状物体,她想起托尔最近总是抱着石臼,难道就是在做这个?但是说年糕也不像啊,而且又不是新年。她想了想还是用一旁配备的叉子戳了戳,小心地划开表皮露出了内里。

“这可真是……十分有创意。”泷谷真睁大双眼赞叹道。

虽然不知味道如何,但雪白的表皮下藏着的龙形糕点还是人心生好感。翠绿色的伏趴状小龙让小林想起了趴在楼顶因为洗澡而现出原形的托尔……果然是栩栩如生非常可爱啊。

唔,回去以后夸夸她好了。这样想着,小林切下了龙尾巴塞进了嘴里。

“……”

“……”

“小林桑?”

“……泷谷君……水……请……给、我……水……”

“小林桑?!”

 

另一边,正在挑选晚饭食材的托尔一边欢快地蹦跳着一边回忆今早小林出门时温柔的叮嘱:

——蛋包饭,就拜托你了。请做得好吃一点,普通的那种。

呜啊,小林さん好帅!托尔捂脸,周身都开始冒出了红心。

想出把尾巴肉磨碎了混进面粉里的我也真是个天才!这样子小林さん也能吃得没有压力了吧,我真是太聪明了!

——十分美味哦托尔。

正被自己想象中小林帅气地夸赞自己的形象击中的托尔差点想抱住尾巴扭起来了。

“噢,这不是托尔酱嘛!是来买晚饭的食材吗?”

“辰田先生下午好,请给我最贵的那个鸡肉!”

“秋天产的最高级土鸡?哈哈哈,今天倒是很爽快嘛!”想是想起了上次购买食材的事,一直以来光顾的店主开起了善意的玩笑。

“是的!今天预算很足!”托尔回以灿烂的笑容,晃了晃那在人类眼中并不存在的尾巴。

“那这个也送给你好了。”说着店主又拿出了一个盒子。

“这是?”

“我老婆老家寄过来的一些土产,挺不错的哟。”

“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寄得太多了我们也愁着呢。正好感谢一下托尔酱一直以来的捧场,你就不要客气拿回去跟家里人一起吃吧。”

“这真是……太感谢您了!”

店主大叔挥了挥手,笑着转身:“哈哈哈,不用谢。你稍等我去切一下你要的鸡肉。”

托尔晃了晃尾巴应了一声好,只觉今天真是太幸运了。她哼着曲子左看右看,觉得周边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连旁边的垃圾桶都美好干净得想抱起来跳舞。

她的视线转过店内店主忙碌的背影,停在了案几边的一本书上。咦?这是?

“辰田先生,这是什么书?”托尔好奇地拿了起来,只见书上几个大字:二十案例示轮回。

轮回……

真的有吗?如果有的话,那是不是……

不知不觉,她的手已经攥成了拳头,全身的鳞片都紧张地要竖起来了。

人类寿命短暂,最普遍也不过七八十岁。托尔想起了那个节目。龙却不一样,生命漫长若无尽,只要它们想,活到世界尽头也并非不可能。多么不对等,多么可悲。

“哦?那是我闲来打发时间看的啦,”店主歪了歪头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书,“年纪大了以后就对这种东西感兴趣起来了。”

店主的自我调侃并没有让托尔轻松,她只是急切地需要知道答案:“这个世界真的有轮回吗?”

“这我可不知道。但是书上的例子都挺有意思的呢。好了托尔酱,你的鸡肉拿好。”

托尔有些失落,接过鸡肉和店主的馈赠,顺势便将手里的书递了回去,只是心中却默默记下了作者的名字。

如果真的有轮回……如果真的有轮回,那么她是不是,也就找到了一点希望?

 

也许是托尔走时的背影有些忧伤,店主虽然不知其由,但还是热心地喊住了她:“托尔酱!今晚据说有流星呢,有愿望的话,许愿也许就能实现了哦!”

托尔回头冲他笑了笑,招了招手表示感谢。

哪怕是仅有一点希望的影子,她也会牢牢抓住不松手的。

 

 

03

或许端倪就是从这里开始显露出来的,只是当时的小林并没有在意。

 

狮子座流星雨群在下午三时准时地从天空划过,然而天未暗又带着几丝雨雾气息,使群星的可见度又低了几分。

“看上去要下雨呢。”小林站在阳台看着天空说道。

“小林さん今天回来的倒是挺早呢,不是说今天是交货期吗?”托尔展开又叠起今早晒好的被单,同康娜一起面面相觑。

“嘛,毕竟是33年一度的流星雨啊,”小林伸了个懒腰回头冲她们笑笑,“而且人生能有几个33年,能享受的时候还是得好好享受啊。”

托尔顿了一下,金红的眼瞳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她扯起嘴角:“这种程度的雨,包在我身上好啦。”她说着便展开翅膀从阳台飞了出去,只一会儿天空浓重的云层便散了开来,天光乍亮。

此刻还未到晚上,没有仪器是无法看见流星的。因此她们早早出门,选了一处山丘坐等夜色到来。在时针慢慢向前迈步的同时,山丘下的坡道上也已三三两两站了一些人来,竟是要热闹起来了。

“广播说狮子座流星雨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呢,太好了呢,康娜酱。”小林摸了摸康娜的脑袋,可以从她的眼中看见莹然的喜悦。

幼龙晃了晃尾巴,高兴地埋进了小林怀里。

夜幕降临,天空被群星划过,那壮丽的景色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叹自然之美。托尔环视了一周,只见不远的人群竟都闭上眼开始祈愿。

她扭过头表示不解:“流星不过是几万年前死去的星星,向它们祈愿真的能实现吗?这不过是人类的自我安慰吧。”

小林望着天空,片刻后转头对站在她身旁的托尔笑道:“可是你看天上的星星,它们努力散发着光芒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托尔不解。天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换了个世界又会有什么不同?

小林沉吟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流星划过的光芒反射在她的镜片上,使她有了点高深莫测的神秘感,随后她低头摸了摸康娜的脑袋,神情又温柔起来。

“那或许是为了……能同彼此相遇吧。”

小林温柔的话语使托尔心中一动。即使距离遥远,也要努力散发光芒同彼此相遇,即使在光芒触及到对方前就陨落了,这份光的问候却仍在继续。*这大概也是人类寄予的思念。

“呐托尔,我教你怎么许愿吧?”

 

——先在衣角打一个结,在流星划过头顶时,在心底默念你的愿望。

 

这样,愿望真的会实现吗?

但是小林さん这么说了的话……托尔闭上眼睛,轻轻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如果愿望能够实现,我希望小林さん能长命百岁……不,不对……我希望的是……我希望的是……我希望,能和小林さん一直在一起。

请……让轮回成真吧……

 

 

04

雨水是……那么悲伤的事物吗?

小林撑着伞站在雨中,镜片起了雾,使她无法看清周边的景象,却也知道一定有许多人在驻足围观。

她想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却只觉得脑仁生疼。

一切早有预兆,或许是从那本《记得前世的儿童》开始,又或者是从伊安·史蒂文森的名字第一次从不该熟悉他的托尔口中冒出开始。

——小林さん,相信有轮回吗?

小林想起那天,自流星雨结束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踟蹰着欲言又止的龙少女。

——轮回?这不过是传说吧。

——但是真的有哦!

她像是要竭力证明什么一般,紧张地注视着面前的女子生怕对方给予直接的否定。

——是吗?那还真是挺有趣的。

或许这句话就是导火索,小林想。

那之后,托尔便频繁地出入书店和图书馆,家里也堆了一堆的史蒂文森的书将玄关都堵住了大半。对于一头异世界的龙,要看懂这个世界人类的书籍,恐怕也不是那么的容易。然而托尔坚持了下来,并且将史蒂文森的理论数据也分析得头头是道。

轮回是有理有据的。她还能回想起对方发亮的眼睛。

小林さん你相信吗?你相信吗?相信吗?

也许是被缠得烦了,也许是被托尔疯魔一般的执着吓到了,也许……是厌倦了这个关于轮回的话题。

在托尔追在小林身后同她讲述一个印度女孩记起前世的故事时,小林终于忍不住了。

“托尔。”她打断她,“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并不相信轮回。”

面前女仆装的龙少女愣住了,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想说什么,又似乎只是想扯起一个笑容来,但是一滴雨打断了她的动作。

起先只是一滴打在她眼角的雨水,下一秒就变成了倾盆大雨。她再也忍不住了,在雨中大声哭泣着,像是最心爱的东西被打碎在了她面前。

小林急忙撑开了伞,却还是被淋了个正着。霏微凄冷。

是了,她想,天气预报说这一周都有雨来着。而面前的少女,只是来给她送伞罢了。

 

小林撑着伞将对方和自己都笼在伞下,随后摘下眼镜随意地甩了甩,待雾气尽散,才用最温柔不过地声音唤对方。

“托尔,一起回去吧。”

 

 

05

晚上,托尔站在已陷入沉睡的小林床边静静地看着她,那份恬静的睡颜,让她止不住颤抖的手轻轻划过对方的额头。

所有能试的都试过了,无一不是失败。可见这个世界的法则自有其不能被打破的地方,而试图打破它干涉它的运行,下场就会像现在这样。龙少女的左手是无法收回的爪子,隐约可见蒸腾的血气。

——我还能做什么?


或许是受了天气影响,接下来的生活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房子里占据了大半空间的书籍在某一日早晨消失无踪了。

小林坐在餐桌前,面前是一份已经备好的早餐,而那个每天早上围着围裙哼着歌的身影却不在。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多天,让小林从心底叹气。

康娜从房间出来晃到了她面前,想了想还是抱住了面前有些颓丧的监护人:“小林是坏人……”稚嫩的话语喃喃道,“为什么不相信托尔大人呢?”

小林拥抱住面前的幼龙,将头枕在她的头顶:“对不起康娜酱,我并不是不相信托尔,只是……”只是她也有她的处世法则,她确实不相信轮回。

可这样的坚持,真的有意义吗?

 

上班的时候,心里也在纠结这件事。手上的动作虽不停顿,却出了许多错误,致使一旁的泷谷真忍不住担心她是不是没休息好。

“出什么事了吗?小林桑?”

“……泷谷君相信有轮回吗?”

泷谷真顿了顿,复又重新敲打起键盘。他像是了然一般,慢慢回答:“并不是有没有轮回这回事吧?也不是你相不相信的问题。”

“——而是,小林桑,你愿不愿意给托尔君这么一个希望。”

小林眨眨眼看着面前的泷谷真,像是吃惊于对方的敏锐,随后她转回视线,敲下了一个字母。

轮回是根稻草,还是根虚实不定的稻草。如果它不是希望而是绝望呢?就这样给了托尔希望,最后却让她在这无尽之中坠入绝望,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她这样一点点的希望。

太残忍了,小林想。她无法忍受让托尔在希望之中一点一点绝望,所以她不会松口的。

 

下班的时候,小林与泷谷真在路旁遇到了明显在等他们的法夫纳。只一个眼神,泷谷真便识趣地以去便利店买晚饭为由离开了。

“你有事找我?”小林看向法夫纳。

诅咒之龙向来看不起人类,说话做事也很中二,也就只有一个泷谷真摸透了他。法夫纳看了小林一眼,开门见山:“难道不该是你有事找我吗?”

“……”跟这头龙交流还真费劲啊。要是平时小林一定懒得理他,现在却只能叹了口气将话接了下去。“托尔……”她还好吗?

问出来的话一定会很奇怪,明明还同在一个屋檐,即使早晨见不到,也还会有晚上。只是却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法夫纳同她走了一段,随后开口,似是带着叹息:“那家伙是个笨蛋。”

他想起那天雨幕中放声哭泣的少女,还有早晨时在街角公园同她的对话:

“我知道小林さん不相信,也是因为她本身没有信仰,所以才能拔出那把剑……所以,我才能同她相遇……我都知道的,但是,我只是希望……因为只要她说了,无论真的有没有,我都能义无反顾地去寻找,我会一直找下去。

漫长生命的尽头只有黑暗和绝望的话,我宁愿在寻找小林さん这一件事上坠入毁灭。”

 

如果没有相遇,或许就不会受伤,心灵的伤要比身体的更难以医治,但是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又会焕发出炫目的生机来。

这就是人类,这就是龙。在这一点上,他们并没有不同。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已经猜到了。但是在这件事上,你也要尊重她的意愿吧。”法夫纳声音冷淡。

“可那不是太残忍了吗……”

她早已明白,托尔不是在乎是不是真有轮回这件事,也不是一定要她去相信,托尔她只是需要小林的肯定,只要小林肯定了,哪怕轮回只是一个谎言,哪怕前方不是光明而是深渊,她都会前往。

法夫纳盯着眼前的这个人类,她跟泷谷真不同,但也有相同的地方。温柔,与勇气还有……爱。也许是人生阅历或者环境或者其他,她终会明白的:你若给了她这一点希望,也不过是在最后堕入黑暗。可你不给她,她就永远都在这黑暗中。

切,真是麻烦。法夫纳抬手,食指点上了小林的额头:“И не скрывать.*”

小林看着一小团光晕随着法夫纳口中的咒语没入自己额头,揉了揉:“这是什么?”

诅咒之龙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龙之加护。”

“……”

 

 

06

广袤的草原上,风呼啸着盘旋而过。小林站在草丛中,看着对面呼唤她的身影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她想起回去以后,坐在客厅中思索了半夜,回忆里尽是这么久以来同托尔相处的点点滴滴。她想起了新年里托尔抽中的那张大凶,原本并不在意,但现在那张签上的词句却清晰地在脑海显现:

愿望之事难以实现……

——你的愿望是什么?


好不容易想通了,终于在第二天向着似乎有些期待的龙少女提出了约会请求。

“托尔,能让我骑你吗?我想和你去远处走走。”只有她们两个,只要一座山丘,然后好好地谈一谈。

然而都被这不早不晚发动的龙之加护给搅合了。

龙少女的声音颤抖着,让小林的心也揪了起来。该死的,她想,她一定要出声,一定要动起来。她应该要拥抱住她的。

那些环绕着肆意跳跃的风掠过了她的指尖,猛烈地吹拂着她不能动弹的身体,让小林错觉此刻身在时光的洪流中。她握拳,却抓不住掌心的风,如同时光流逝,而她只能被淹没。她想起同法夫纳之间最后的对话。

——漫长的时光对于你们来说是什么?

——大概是,一片黑泥吧。

 

“小林さん——!”

“小林さん——!!你在哪里——”

“小林さん——!!”

 

“我在这里哟,托尔。”

“小林さん!”龙少女转头,却不见任何身影。小林的身形不在,气味不在,但是声音却真真实实的在这里!

“小林さん!你在哪里?”

“……呐,托尔。即使我不在了,你也要说相信我吗?”

看不见对方身形的龙少女重重点了点头,眼里是隐隐的金色湖水:“嗯!我一直都相信着小林さん!”

“是吗……我也……相信你。那么,来找我吧,托尔。如果真有轮回的话,我一定会在某个地方一直等着与你相遇的。”

如果漫长的生命是没有尽头的粘稠黑泥,等在前方的最终都只有绝望的话,那就让我来成为你的光吧,虽然这光微弱到只有一根稻草的程度,也希望它能成为这绝望之前的一点小小的希望。

——所以,来找我吧。

前方不远处,小林的身影逐渐显现了出来,想是那不靠谱的龙之加护终于到了时限。然而在她完全显现出来前,她已被闻得气味的龙族少女一下扑倒在了草堆中。

“小林さん,我爱你。”少女颤抖着紧紧拥抱着她,像是终于寻回了失而复得的珍宝。

小林躺在广袤的天地间,以同样的力度紧紧拥抱住对方。

“我也爱你哟,托尔。”

 

“小林さん真是个温柔的人。”回去的街道上,夜色静谧,漫步于身侧的龙少女突然说道。

“是吗?”小林牵着托尔的手,感受着零星的雨点掉落又被托尔展开的防护罩弹开时那细小的声音。

“嗯!……那么,对于小林さん来说,‘温柔’是什么?”

“唔……对我来说,大概就是下雨天时,借了还未还的那把伞吧……”

“伞?”

“嗯,是呢。”

“人类的表达还真是搞不懂呢,但是以后的每个下雨天我都会去接你的。”

“哈哈,那还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那是我应该做的,毕竟——”

“——毕竟你是我家的龙女仆啊!……我的专属。”

毕竟,你是我的光啊……

 

 

07

下雨了。

真是讨厌啊,明明天气预报没说会下雨。而且出门前还嫌带伞累赘放家里了。

此刻她只好躲在一个房檐下,湿漉漉地拍打着衣服上的水珠。

这雨看上去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她只好四处张望着打发时间。房檐下并不只她一个,还有一个撑着伞遮了身形的人,从伞下露出的裙摆可以看出是个女孩子。太好了,她想,也许可以询问一下是否能一起同行。


“……也许我是破碎的星辰……”

断断续续的话语从旁传来,是在念诗吗?

“……或是一只萤火虫,以悠扬的歌声……

它似一束光亮开拓着黑暗的荒漠

只因为我胸间怀着一盏长明灯。……”


女孩子的声音轻快,似不为雨阻扰心绪。她轻轻转着伞,在她好奇的注视下转过了身来。

女、女仆?!还是双马尾,太合她胃口了!呃……但是那条尾巴是什么?幻觉吗?

“你……”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女仆少女转过身看见她时眼里好像闪过了一抹光,她身后的尾巴晃了晃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也许我该去看医生了,她想。

在她擦着眼镜漫无边际猜想自己病症的时候,面前的女仆揪了揪自己的裙摆,似乎是有些紧张地冲她开口了——

“——那个,不介意的话,请和我同撑一把伞吧?”

 

 


——既然这个世界的法则足够宽容,能容下我们这等异世界的生物,那么请再宽容一些,请将小林さん带回我身边,为此,我会每天都献上最美好的祝福给这个世界,我会祈祷每一天都世界和平。

 



托尔撑着伞听着旁边人侃侃而谈女仆的历史,心中却不禁兴奋并开始期待起来了。

从明天起……她想,明天起,会是晴天!

 


——END——


*即使在光芒触及到对方前就陨落了,这份光的问候却仍在继续。——化用自一篇很久以前看过的童话《我的小鲸,永不沉没》【等等,这篇虐成这样真的是童话吗?

*И не скрывать:俄语:不再掩藏。



OOC+私设一堆……

都是私心……又改了改BUG……就这样吧

动画完结撒花~~~是时候去补漫画了otz

还是有点没眼看……

总之非常感谢看到最后的各位。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