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月见。【省电模式on】

【加勒比海盗5】世界尽头的海盗亡灵们

假如……所有死去的海盗船长都会去海神女妖那喝一杯的话……

 

OOC。

 

巴博萨/黑胡子

 

斜线没有意义。

 

就是觉得他俩再次碰到会很有趣,毕竟都有女儿,还都很出色。

 

 

 

00

这就是海盗的命啊,赫克托。

 

在砸进海底前,巴博萨听见杰克的感慨,默默翻了个白眼。

 

 

01

世界尽头的白沙晃得人眼晕,巴博萨在太阳底下站了好一会儿才往前面那个看上去有点眼熟的酒吧走去。上次来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玩意儿,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还没等他想完,就被走近时里面爆发的起哄声炸了个劈头盖脸。

他站在门口瞪眼,好一会儿才撩开头发重新整装,迈着缺了好多宝石装饰的假腿推开了门。熙攘的欢叫声在他“哒”一声踏入门扉的时候骤停了一秒,许多似熟非熟的面孔转过头来看他。

巴博萨挺着胸膛,在复又继续叫嚷的嘈杂中不疾不徐地往吧台边走去。

“瞧瞧,这是谁来了。”站在吧台一角玩弄着自己头发的海神女妖瞟了他一眼,于是两只不知从哪儿爬上来的小螃蟹啪嗒啪嗒推着一木杯子酒来到了巴博萨面前。

巴博萨尝了一口便呸了出来,麦芽酒。他把杯子推到一边,取下假腿放在吧台上敲了敲:“朗姆酒,灌满。”

海神女妖朝他笑了笑,眼神不明所以地划过他,从头到脚。随后她扭着腰拐进了吧台里,在巴博萨面前露出了一口黄牙:“好酒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给你干了那么多活……”

“所以,我也复活你了呀。”她往后仰,耸了耸肩:“这次可不关我的事。”

这就算两清?巴博萨哼了一声,开始摸索自己身上,可惜一块硬币都没摸着。他敲了下吧台,转目看到还搁在上面的假腿,开始动起了扣宝石的念头。

在真动手扣前,一杯朗姆酒被推了过来,酒液摇晃着几乎要溢出杯口。

“我请。”

巴博萨转头一看,好家伙,之前的仇人正在隔了两张椅子的位置上朝他举杯,参差不齐的牙齿甚是可怖。

——黑胡子。

他下意识要摸腿,才想起腿还搁在吧台上。面前朗姆酒的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让他忍不住咕噜了几下喉咙。

是腿,还是酒?那当然是——

巴博萨举起酒杯朝旁边的黑胡子示意,然后狠狠嚼咽下了杯中美酒,就像那不仅是酒还是仇人的血和肉。

真幼稚。缇亚女巫缩在人类的壳子里朝天翻了个白眼,随后甩着头发继续抚摸她的小螃蟹去了。

 

 

02

“噢,我、我的女儿……我的珍宝。”

“她的名字,卡琳娜——船底星座。我得说我怎么就能想出那么好听的名字呢?”

“……”

亡灵们通常也就只能在这世界的尽头飘荡,不过海盗船长的亡灵似乎总是多些特例,比如,虽然除了吹嘘一下生前的荣耀也就没啥可干,但再享受多一秒的朗姆酒也是不错的。

巴博萨一杯酒两三口,忍不住开始向旁边人炫耀自己的女儿。曾以为失去的,却来到了身边,虽是以阴差阳错的方式,但这命运冥冥中自有定数。在那一刻,他无比骄傲无比自豪,竟是胜过了以往他所得的一切荣耀。

“……天文学家,真是闻所未闻!”

有底下坐着的海盗举杯向他道喜,巴博萨哈哈大笑着同他们干了。

坐在一旁已久的黑胡子却不乐意了,他等了许久都没听见自己的船安妮女王复仇号的消息,尽是个傻爸爸的炫耀,有什么了不起的,于是他哼了一声道:“我也有个女儿。”

一个孝顺的傻姑娘,名为安杰利卡。

“哦,我见过她,确实不错,十分勇敢的一个姑娘……”巴博萨抿了口酒慢悠悠道。

黑胡子有些洋洋得意。

“但还是比不上我女儿。”

“我女儿!她可是安妮女王复仇号上的副手!她可是骗倒了那个该死的麻雀船长!还、还为我找到了不老泉!”

“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老兄,现在安妮女王复仇号的船长可是我!而且我还是海上霸主!”

巴博萨摇头晃脑的,看得黑胡子直瞪眼,说道这个就咬牙切齿。

新仇旧恨仿佛还在眼前,其实也才过了几年罢了。世界尽头那仿佛无穷尽的白日,时间的长河在此亦不曾流动。每时每刻想起来的,除了过往的荣耀,未得着的遗憾,还有那回放一遍就巴不得啖尽其肉饮尽其血的怒与恨。

然而到底是无用,魂灵还被拘在海神女妖的手中,只能说自作自受。

黑胡子哼了一声,只能任由巴博萨高声炫耀。他自知在这点上压不了对方。

他不是个好父亲,除了安杰利卡这个名字,他对他女儿确实不了解,只除了她确实孝顺又善良以外,还对他这个恶名昭彰的父亲充满希望。他不像巴博萨,他的风流韵事从没真正记在心里的,更不用说能叫出她母亲的名字了。

玛格丽特……

也不知那个生下了安杰利卡这样一个傻女儿的姑娘,是不是也有那样一个好听的名字?

但那朦胧忧伤的感情还没完全显明,就被朗姆酒给冲走了。黑胡子到底是没有心的,他自己都那么觉得,在听到巴博萨为了他女儿而牺牲的时候,他想到了不老泉中要为自己牺牲的那个傻姑娘,竟然感到了一丝可惜。

如果不是杰克斯派罗搞了小动作的话……

 

03

巴博萨还在高谈阔论,卡琳娜能看懂别人都看不懂的星图,靠着她他们才找到了传说中的三叉戟。

“她还懂计时!真是不可思议……”

“哦?她还是个计时女?”酒早已喝完的黑胡子突然满怀恶意地笑了一下。

听到这话,巴博萨可不干了,吹胡子瞪眼得冲他嚷嚷道:“你怎么敢!科学家的事,你懂个屁!你个死了不知多久的老鬼,早落伍了知道吗!”说着操起吧台上静置已久的假腿就要杠上去。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亲爱的安妮女王复仇号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碎成渣渣了!”黑胡子拍桌而起。

“那关我什么事!明明是那个西班牙人的‘沉默玛丽号’干的!”

对,说起西班牙人……不老泉也是毁在他们手上的。

——哦,该死的西班牙人!

就在两个亡灵海盗王怒视对方,企图轰轰烈烈干上一架的时候,一大瓶朗姆酒被重重砸在了吧台上,砰一声,使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那个巨大化的身影上。

“行行好,先生们。你们吵得我头都大了。”挣脱了人类躯壳的海神女妖晃了晃头发,给吧台边的两位各满上了一杯酒。

朗姆酒的醇香比之前更甚,巴博萨同黑胡子各哼了一声,坐回了座位。

海神女妖又缩回了缇亚女巫的人类壳子里。

“这酒真是闻所未闻的香。”巴博萨尝了一口,只觉人间美味不过如此,在他丰富的阅历中还从未曾尝过能媲美此刻面前这杯酒的。

醇香的酒味飘散在了整间酒吧中,引得底下品着免费劣质麦芽酒的海盗亡灵们纷纷扬起了头颅。

“是嘛,那你可得好好享受享受了,毕竟尝完以后还得干活呢。”

“干活?干什么活?”黑胡子顿觉不妙。

“我们不都是亡灵了么?”巴博萨谨慎地又灌了一口。

“Boss很生气。”缇亚女巫忧伤得捏着自己的发尾,以更忧伤的语气说道,“三叉戟坏了,维持海面秩序的诅咒都被打破了。”

海神波塞冬的三叉戟……说起来为什么海神要给自己造个墓呢?还把宝贝就这样扔在墓里……

“所以,我得找人帮忙修三叉戟啊……”说着,她忧伤又深情地瞟了一眼吧台前的两位,笑着露出了满口黄牙。

巴博萨和黑胡子同时打了个激灵。

噢,真不知戴维琼斯看上了她哪一点。

“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三叉戟明明是被那群西班牙人弄坏的!”嗯……除了自己女儿跟特纳家那小子。总之推锅给西班牙人总没错!

“没错,总是那群西班牙人!上次他们还捣毁了不老泉!”

“他们那个‘海上屠夫’还杀了不少海盗,毁了许多船!顺便一说,你那艘珍爱的安妮女王复仇号可惨了,他们的船只会变形直接就把她给吞吃掉了。这次三叉戟事件,他们才是主因!”

“对,还有那个该死的杰克斯派罗!到哪儿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没错没错!我们可以帮您把他抓来……”

“闭嘴——!!!!”

一阵天摇地动,显出了原形的海神女妖一把抓起一个,眼神危险地盯着他们仿佛一条硕大的海蛇吞吐着芯子,只要他们再敢多说一句,就立马拆入腹地变成碎渣。

“听好了。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抓谁来办事,总之都要给我把三叉戟修好……否则——”海神女妖张开了她的血盆大口,“——否则你们就永远埋身于此吧。”

嗯?

等等?
“如果我没听错,女神,您的意思是……”

“我们还能复活?”

海神女妖耸了耸肩:“如果Boss高兴了的话……”

巴博萨同黑胡子对视了一眼。

Well……

 

04

这大概也是海盗亡灵的命吧——

 

——END——


脑得很有趣……但自己写得并不怎么有趣,算了,我还是咸鱼下去吧OTZ

评论(7)

热度(53)

  1. 雷入道━┳━ ━┳━ 转载了此文字
    玻璃球掉了一颗又一颗